您的位置:必赢娱乐登录网址 > 中国古今 > 谁是粟裕的伯乐,司令员牺牲

谁是粟裕的伯乐,司令员牺牲

2020-02-04 18:40

摘要:粟裕大将的故事 粟裕指挥对日作战的规模一般都不大,原因主要还是新四军的力量尚不足以与日军对拼,但到1944年初,苏中的新四军主力部队已达到20个团,计3万多人,并且集中进行过冬季练兵,技战术能力都有了新的提高。

谁是粟裕的伯乐,司令员牺牲。刘少奇与粟裕的认识较晚,是在“皖南事变”前夕的1940年。后来,刘少奇对粟裕的信任与推举也是不遗余力的。

1945年5月23日,蒋介石下令顾祝同第三战区以10个师兵力向苏浙军区进犯。为此,顾祝同还派人会见大汉奸陆海,与日、伪军达成协议,共同夹击新四军苏浙军区。

粟裕大将的故事:揭秘大将粟裕对日哪场战斗令12名日军集体上吊自杀?粟裕是指挥大兵团作战的高手,他有一个“组织战斗”的理论,其关键点就是实行大兵团作战中的协同作战。在苏中抗战的前中期,粟裕指挥对日作战的规模一般都不大,原因主要还是新四军的力量尚不足以与日军对拼,但到1944年初,苏中的新四军主力部队已达到20个团,计3万多人,并且集中进行过冬季练兵,技战术能力都有了新的提高。这使粟裕认识到己方已经有了大规模主动出击的可能。 1944年2月至3月,粟裕着手组织车桥战役。此战他集中了5个主力团,分别为苏中军区教导团、第四分区特务团、第一团、第七团和第五十二团,这些部队均是苏中新四军的绝对主力,像第七团、教导团都可以独立完成一场大的战斗,再加上地方武装和民兵的配合,如此规模的攻势作战,在苏中抗战史上没有先例。 粟裕是指挥大兵团作战的高手,他有一个“组织战斗”的理论,其关键点就是实行大兵团作战中的协同作战。奉命参战的5个团平时各打一处,作战风格也不尽一致,粟裕就把互相了解、特点相仿的部队,临时编成一个建制,共编成三个纵队、一个总预备队,并适当调整了部队建构和干部配备。 车桥一带皆为水网地区,粟裕发动3万多民兵与群众,在车桥周围筑路打坝,共筑起穿越湖荡、绵延达30里的5条大坝,以便于部队隐蔽接近车桥。此时新四军在苏北已经树大根深,具备相当雄厚的社会和群众基础,可谓是一呼百应,与抗战前中期已不可同日而语。筑坝之外,粟裕又组织数以千计的船只,把部队、云梯、担架队运到了车桥附近。 大战之前,粟裕将师直机关分成前后两个梯队,其中一个梯队北移,他自率一个梯队南移,用来吸引日军的注意力。当时无论是正忙于“清乡”的日军主力,还是守卫车桥的日伪军,事先对他的作战意图及部队调动均一无所知。 3月5日,攻城主力第七团远途奔袭,从南北两个方向直插车桥。粟裕对该团指战员说:“成败胜负,关系重大,哪怕敌人筑了铜墙铁壁,你也要给我砸开它!” 他事先为攻城部队特制了一批攻坚器材,光用于登城的就有连环云梯、单梯三角钩、爬城钩等多种,突击队泅水游过外壕后,便借助这些器材爬过围墙,对通往街心的碉堡展开攻击。

这年10月,粟裕和陈毅取得黄桥战役大捷后,与南下的八路军第五纵队会师。当年长征的红军主力与南方丛林的游击队,六年后终于再次融合在一起,也就是喜欢舞文弄墨的陈毅在诗里记叙的一件大事:“十年征战几人回,又见同侪并马归。”

29日晚,苏浙军区司令员粟裕下令一、三、四纵的3个主力支队,乘敌未稳之际予以打击,由叶飞任前敌指挥。

粟裕以新四军江北指挥部副指挥的身份,在江苏海安主持大会,纪念这一非凡的胜利,并欢迎中原局书记刘少奇以及他带来的八路军第五纵队司令员黄克诚等人。

图片 1

不久,两支部队奉命统一指挥,成立了新四军、八路军华中总指挥部,陈毅任代总指挥,刘少奇为政委。这便是后来新四军新军部的雏形。

当晚,叶飞率3个主力支队向凭堡据守的参与“皖南事变”的刽子手的国民党第79师发起反击。6月2日攻占新登城。次日,敌79师实施反扑,双方反复争夺,激战一夜。新四军重创敌军,歼敌2300余人,但是自己也伤亡900余人,特别是一纵一支队司令员刘别生在前沿指挥时不幸中弹牺牲。

陈毅升职而去,粟裕也跟着前进了半步,开始独立打理江北指挥部。

敌援兵还在不断向新登方向开来。

图片 2

粟裕指挥苏浙军区部队逐步收拢。仗下一步该怎样打?粟裕考虑了三个方案:一是增援新登,继续在新登打下去;二是撤退一步,在临安与敌军决战;三是大踏步后退,放弃天目山,诱敌深入,寻机再战。鉴于日军已准备出动助战, 粟裕最后决定不在新登恋战,也不死守天目山,而是主动撤离新登。

但这时候,初来乍到的“中央大员”刘少奇,更多倚重的是早负盛名的陈毅,不仅三个月前就决定将苏北各部队由陈毅担任战役上的统一指挥,而且不久后他还向毛泽东提议,重建后的新四军军部,“以陈毅代军长”。

展开剩余81%

粟裕虽然刚创造了黄桥战役以少胜多的军事杰作,被刘少奇称为“有伟大的决定意义”,但他到底还不是军事主官,其运筹帷幄的实际内情并不为人知晓。因此,刘少奇并未对他留下后来的“黑马”印象。

为了实现诱敌深入的目的,这时新四军部队从前线撤下来,子弹带是空的,米袋也是空的,粟裕下令他们从人口集中的新登县城通过,还叫后勤人员到街上到处买粮食。此外,在新登作战牺牲的刘别生,又名方志强,在当地负有盛名。老百姓称他方司令。战时主官阵亡,按理要保密,粟裕却让许多人抬着大红棺材,招摇过市。

“皖南事变”后,刘少奇担任了华中局书记兼新四军政委,成为华中战略区的一把手,一师师长粟裕正式成为他麾下的战将。

图片 3

刘少奇在新四军的时间并不长,一年后的1942年3月就奉毛泽东之命返回延安,成为中共中央书记处三位书记之一,进入了中央核心领导层。但这么短的时间内,他就敏锐地看出了粟裕的出色才干。

按理,这些撤退行动应当保密,粟裕为何如此大张旗鼓?

离开新四军前的1月20日,他在华中局扩大会议总结工作时,给予了粟裕和他的一师非同一般的评价。

他有两个目的,一是这次部队伤亡巨大,敌军吃过新四军的亏,不会轻易上钩,大张旗鼓,可让部队和机关从容撤离。一是这一次后撤,是为了寻找战机,在运动中重击敌人,只有让敌人相信新四军确是在“败退”,才敢于追击,出现战机。

他称赞说:“我一师几年来工作是获得了最大的成绩,在抗战中建立了最大的功劳。在我全军中以第一师部队作战最多,战果最大。”随后,他还具体列举了一师一些战例以及其他许多工作的成绩。

但是,顾祝同的前敌总指挥李觉起初十分谨慎,一再告诫各部手下: “不要受骗上当,丛林深谷,容易埋伏,务必严密搜索。”

粟裕与其他师长们都参加了这次会议,对这位军部最高负责人的嘉许,他当然由衷高兴,也深感任重道远。

新四军从新登撤退,没有打动他,接着他们再退往临安,他还是不动摇,之后,新四军又撤出战略要地天目山。新四军设在天目山的机关、医院、工厂、报社等向宣长路北转移时,粟裕又让大家公开向群众告别,大白天行进。与此同时,粟裕有意让部队放松看管,让一些敌军俘虏跑回去,他们一回去报告说:“新四军真的在败逃!”

这时候,苏南的新四军六师打得不够好,有不能立脚之势。刘少奇当即向毛泽东提议,由粟裕统一指挥一、六两个师。

这一下,李觉再没理由不相信粟裕是“败退”了。

毛泽东很快予以批准,粟裕也就独挑大梁,成为唯一同时指挥两个师的师长。

结果,他的上司顾祝同也相信新四军真是“败退”。6月9日,顾祝同电令李觉以有力兵团肃清东、西天目山新四军并筑碉固守,并组成左右两个“进剿”兵团,分别由临安、宁国两地向孝丰进击,求歼新四军主力。

图片 4

这时敌兵力为7万,粟裕只有2万余人,敌我兵力总对比是3比1强,但是,新四军已经完全集中,对付其中一路尤其是集中对付其中一路的一个部队,有着绝对的优势。

刘少奇经过九个月长途跋涉的“小长征”后回到延安,向毛泽东详细地汇报了自己的工作。其间,他对粟裕还赞不绝口,高兴地说在华中局和新四军工作时发现两个人才,“一是新四军四师政委邓子恢,他是农村工作的专家;二是新四军一师师长粟裕,是新四军7个师中,打仗打得最多和最好的一个师长。”

顾祝同左右两个集团远距离分头开进,前进速度空前一致。但是,东路右集团的第52师曾经在皖南事变中充当急先锋,这一次好大喜功,又行动十分积极。而东路右集团其他部队却步步为营,加上新四军小部队的麻雀战,前进缓慢。粟裕于是决定采取先阻东打西、后阻西打东的战法,先打西边的敌骨干第52师,相机求歼敌独33旅,再视情况歼敌右集团。

毛泽东原本和粟裕有井冈山同吃红米饭的渊源,刘少奇又如此力荐这位“黑马”,自然印象就更深了。

图片 5

1945年8月28日,毛泽东赴重庆与蒋介石谈判,由刘少奇代理其中共中央主席一职。从这时开始到第二年春天,刘少奇一直主持中共中央工作。

6月18日,敌独33旅为了抢头功,谎报军情,宣称已夺取孝丰城。李觉不无得意地向顾祝同报告: “据各部报称,18日止,东西天目山已无敌踪。扫荡之战,于焉告终。”

这期间,在东北,刘少奇决定“迅速地、坚决地争取东北,在东北发展我党强大力量”,并成立了以彭真为首的东北局;在华中,他又在10月8日批准了华中局的建议,“同意粟裕留华中任司令”。

敌第52师师长张乃鑫得知孝丰城已经收复,连忙派侦察排长带人去孝丰联系。不料,他们被游动在孝丰城郊的新四军侦察部队抓住,连人带信押送到了粟裕面前。俘虏的口供印证了粟裕已掌握的情况:敌第52师不再步步为营,而是孤军深入了;而东路敌军与先头第52师距离达20公里。粟裕估算,以新四军6个支队围歼敌第52师两个主力团完全有把握在两天内解决战斗。敌东路军在两天内与第52师会合,也绝对不可能。

同时,刘少奇还决定让年长粟裕九岁,曾参与组织福建西部农民暴动,任闽西南军政委员会主席的老资格领导人张鼎丞担任华中军区副司令员。

6月19日晚,粟裕果断下达了反击命令,新四军以三个支队为一组,分别包围敌第52师的第154、155团两个团。

华中军区管辖原来新四军的区域,与陈毅任司令员的山东军区平级,刘少奇此举,无疑是对粟裕相当的信任与重用。

双方一接触,敌兵还以为是新四军小部队的夜间骚扰;紧接着枪声四起,战斗越来越激烈,当他们发现情况不妙时,各个退路已被新四军截断。一纵一部快速楔入敌第52师与独33旅接合部,直插敌154团团部。敌154团指挥当即中断,官兵一片慌乱。一纵顺势将独33旅1个营歼灭,独33旅其他部队害怕被围,立即仓皇溜走,逃了一命。

但“有古名将风”的粟裕认为,由张鼎丞担任华中军区司令员,更有利于工作和团结,因此向华中局建议,改任自己为副职,张鼎丞为正职。

天亮时,敌52师两个团全部陷入了新四军重围之中。

在华中局未同意的情况下,粟裕直接致电中共中央,陈述自己这一建议和理由。

当日下午,第52师被全歼。

刘少奇接到电报后,认为粟裕担任正职是适当的,也依然坚持原来的决定。

比粟裕原计划少了一天。

图片 6

粟裕立即把战斗重点从西线转向东线,抽出一个支队乘夜潜入敌右兵团,切断其东南退路,其余主力全部东移。

中国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军事近代人物毛泽东

图片 7

第52师一夜就被歼灭了,敌前敌总指挥李觉尚不知觉,仍以为新四军主力还在孝丰以西与52师激战,电令右兵团连夜向孝丰增援。粟裕下令放开道路,让敌右兵团进入孝丰空城。

21日晨,新四军堵住了敌人被包围后的唯一缺口。

23日,总攻开始。粟裕一改夜间发起攻击的常规为白天攻击。守敌完全没料到新四军白天发起总攻,仓促应战,乱了阵脚。经过两昼夜激战,敌第79师和突击总队第一队大部被歼,残敌夺路南逃。

这次战役,新四军共歼敌突击第一队少将司令胡旭旰、第79师参谋长罗先觉及以下官兵6800余人,其中俘敌近3000人。顾祝同精心策划、周密部署并占有绝对优势兵力的进攻以惨败告终。战后,顾祝同大骂李觉:“你不是说新四军抬棺败退吗?你也不动脑子想一想,有这么撤退的吗?明明是计,你还不觉醒!”

就这样,粟裕以2万大败顾祝同7万人,粉碎了蒋介石对苏浙军区的进攻。

本文由必赢娱乐登录网址发布于 中国古今,转载请注明出处:谁是粟裕的伯乐,司令员牺牲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