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必赢娱乐登录网址 > 神话传说 > 卡吕冬狩猎,维纳斯和阿多墨西克雷塔罗

卡吕冬狩猎,维纳斯和阿多墨西克雷塔罗

2019-09-07 14:04

卡吕冬狩猎,维纳斯和阿多墨西克雷塔罗。这个因乱性而怀孕的胎儿在树身内日渐成长,就想找条出路,脱离母体。 树身的中部膨胀了,母亲觉得腹中沉重不堪,她感到产前的阵痛,但是喊不 出声音来,无法呼唤路喀那来帮她分娩。但是它看去仍像个挣扎着的产妇。 弯着树身,时常发出呻吟,眼泪下落,树身尽湿。慈祥的路喀那站在呻吟的 枝丫旁,用手抚摩着它,口念助产的咒语。不久,树爆开了,树皮胀裂,生 下了一个呱呱喊叫的男孩。林中的女仙们放他睡在柔软的草地上,用他母亲 的眼泪当油膏,敷在他身上。甚至嫉妒女神也不得不称赞他的美,因为他简 直就像画上画的赤裸裸的小爱神,假如你再给他一付弓箭,那么连装束也都 一样了。 光阴如流水,不知不觉,瞒着我们,就飞逝了;任何东西,随它多快, 也快不过岁月。这个以姐姐为母亲,以祖父为父亲的孩子,好像不久以前还 怀在树身里,好像才出世不久,不想一转眼,可爱的婴孩早已变成了少年, 竟已成人,比以前出脱得更加俊美了。甚至连维纳斯看见了也对他产生爱情, 这无异是替母亲报了仇。原来维纳斯的儿子,背着弓箭,正在吻他母亲,无 意之中他的箭头在母亲的胸上划了一道。女神受伤,就把孩子推到一边,但 是伤痕比她想象的要深,最初她自己也不觉得。她见到这位凡世的美少年之 后,便如着迷一样,心目中早没有了库忒拉岛、大海围绕的帕福斯、渔港克 尼多斯、矿产丰富的阿玛托斯。她甚至远避天堂,情愿和阿多尼斯在一起, 厮守着他,形影不离。虽然平常她最爱在树荫底下休息,保养自己的容貌, 增进自己的丰采,但是现在她却翻山越岭,穿林木,披荆棘,把衣服拦腰束 起,露出双膝,成了狄安娜的打扮。她也吆喝猎犬,追逐那没有危险的野兽, 例如飞跑的野兔,长角的麋鹿;至于什么凶猛的野猪,贪心的豺狼,她却躲 开它们;至于那些张牙舞爪的熊,满身牛血的狮子,她更是远远避开它们了。 阿多尼斯啊,她也还警告过你,说在这种野兽面前不可以太大胆。她说:“在 胆小的野兽面前,要显得勇敢,但是在胆大的野兽面前逞强是很危险的。我 的孩子,不要为我而去鲁莽冒险,而且也不要去招惹那些天生有武装的野兽, 否则由于你得到荣誉,我却会付出很大的代价。青春、美貌、任何可以感动 我维纳斯的那些东西,是决不会使狮子、浑身是刺的野猪或凶恶的野兽的耳 目心窍有所感动的。野猪露着弯弯的尖牙,它若冲来,真有雷电的力量;黄 毛狮子如果发怒,更是势不可当。这一切,我都怕,我又都恨。”他问她的 原故,她回答道:“我来告诉你吧,你听了一定会惊奇,这件事发生在很久 以前,它的结果很是惊人。但是因为我向不打猎,现在着实疲倦了,看,那 边正好有一棵杨树,树下一片荫凉,正在等我们去,那里又有草地可以作榻。 我很想和你在草地上休息休息。”她说着就躺了下来,把头枕在他胸前,一 面不时吻着他,一面说出下面的故事。名人名言 www.mingyanw.com。 “你也许听说过有一个姑娘,在赛跑的时候,比快腿的男人都快。这并 不是乱造的谣言,她确实曾把男人战败。你也很难判定是她跑得快更值得你赞美呢,还是她的美貌更值得你赞美。有一次这位姑娘去求签。问婚姻大事, 神回答说:“阿塔兰塔啊,丈夫会给你带来不半,不要想嫁个丈夫。但是你 又逃不脱,你纵然活着,也和死了一样。’她接到神签,非常惶恐,于是就 独身隐居在树林中,并且严词拒绝大批向她求婚的人。她说:‘你们是得不 到我的,除非哪个比我跑得快。和我赛跑吧。胜过我的,我就作他的同床共 塌的妻子,如果落在后面的话,那么你就得死。要比赛,就是这个条件。’ 她的条件固然残酷,但是她的美貌又确实迷人,因此即使条件如此,还是有 成群的冒失鬼前来求婚,要求试试运气。有一次,希波墨涅斯在座,观看这 不近情理的赛跑。他说:‘谁愿意为了娶妻而冒这么大的危险呢?’他责备 那些青年过分热中了。但是等到他自己看见阿塔兰塔的美貌,和赤裸的身体, ——她美丽得简直和我一样,或者和你一样,假如你是女子的话——他就呆 住了,伸出手去喊道:‘请你们原谅,我不该责备你们,我方才不知道你们 所追求的是这样的人物。’他一面赞扬,一面心里也发生了爱情,并且希望 那些青年都输给她,心里又嫉妒又担心。他说道:‘我为什么不在这场比赛 中试试运气呢?’有勇气的人,必会得到天神帮助。希波墨涅斯正在心中盘 算,姑娘两脚如飞,在他面前跑过。他虽然佩服她跑得比一支箭还快,但是 他却更为赞赏她的美。而她在跑的时候,显得特别美。她齐到脚面的长袍迎 着风向后飘荡,头发披在雪白的肩上,光彩夺目的腰带在膝盖前飘舞,在那 洁白的少女的身体上泛出红晕,正像太阳透过紫红帘幕照在白玉的大厅上的 颜色一样。他正在注意观看这一切的时候,竞赛的人已经到了终点,阿塔兰 塔已经戴上胜利者的花冠。那些输了的青年唉声叹气地如约受到惩罚。 “这些人的前车之鉴并没有能够阻挡希波墨涅斯,他站出人丛,眼望着 姑娘,说道:‘战胜这些笨手笨脚的青年又算得什么光荣?和我比比吧!如 果命运注定我胜,那么你败在我这样一个人手中也不算羞辱。我的父亲是翁 刻斯托斯城的墨伽柔斯,他的祖父是海神涅普图努斯,因此我就是海上之王 的曾孙。我的勇气也不亚于我的出身。假如我输了,那么你把希波墨涅斯战 败,必然会得到不朽的大名。’他说这话的时候,斯科纽斯的女儿眼睛望着 他,面上露出柔情,不晓得还是赢他好呢,还是让他赢了去好。于是她说道: ‘不知哪位天神嫉妒美少年,要毁灭这位少年,让他冒生命的危险来向我求 婚。若叫我评判,我是不值这么大的代价的。我也并非被他的俊美的仪表所

俄纽斯和阿尔泰亚,是地处埃托里亚的卡吕冬王国的国王和王后,他们最近刚添了一个宝贝儿子,夫妻俩感觉非常好。小孩的名字叫墨勒阿革洛斯,刚生下几天,他们就听见命运女神预言,只要烙铁在火炉上冒烟和发出噼啪声,孩子的生命就要结束。作为父母的他们一听这话,惊恐不已。还是母亲阿尔泰亚聪明,她从火中抽出烧着的烙铁,投入装满清水的瓦罐中,退了火,小心翼翼地将它放置在一边,声称自己要将它永远藏起来。 就这样,全靠母亲脑子转得快,墨勒阿革洛斯才捡了一条命。青年时期的他,勇敢、漂亮,参加了阿耳戈英雄的远征。当他外出不在家时,父亲省略了每年要向戴安娜祭献的牺牲。对国王的做法,戴安娜很是生气,派了一只野猪前来吞噬他的臣民,捣毁他的国家。从外地返回的墨勒阿革洛斯召集全国的勇士,组建了一支庞大的狩猎队伍,去捕获和杀死这只使人心烦的野猪。 伊阿宋、涅斯托耳、珀琉斯、阿德墨托斯、庇里托俄斯、忒修斯,以及许多别的着名英雄,应他的召唤而至。但是,全体参战者的目光,都被卡斯托耳和波吕丢刻斯,特别是被阿耳卡狄亚国王亚修斯的女儿阿塔兰忒所吸引。这位公主过着充满冒险刺激的生活。当她还只是一个孩子的时候,她的父亲见她是个女儿身而不是盼望已久的儿子,感到非常失望,将她抛弃在帕尔特山,听任野兽撕咬。不久后,有猎人打这儿经过,发现了一只母熊在奶孩子,小孩子一点儿也不惧怕。他们把孩子带回家,培养她,教育她,让她喜欢上了狩猎。 这支庞大的卡吕冬狩猎大军,由墨勒阿革洛斯和阿塔兰忒率领着。他们彼此喜欢对方,他们大胆地引导别人追捕野猪。从卡吕冬森林的这一处,追到森林的那一处,捕猎者对逃跑的野猪穷追不舍。到最后,阿塔兰忒把野猪逼到海湾,给了野猪以致命地打击。然而,野猪在做垂死挣扎时,一下扑倒了她,要不是墨勒阿革洛斯及时赶来将野猪击毙的话,她早就死在野猪锋利的牙齿下了。 猎手们围聚在野猪的尸体旁边,墨勒阿革洛斯从野猪身上剥取战利品,并十分慷慨地将它送给阿塔兰忒。阿尔泰亚的两个兄弟也加入了捕猎活动,他俩希望占有野猪的皮。在归家的路上,他们就一直严厉地责备他们的侄儿,不该把野猪皮给了陌生人。责备加上嘲笑,惹恼了墨勒阿革洛斯,一气之下,把他两个叔叔都杀了。当阿尔泰亚看见她兄弟的尸体,又听说他们是被她的儿子杀的,就发誓要为死亡的兄弟报仇。她将仔细保留了多年的烙铁,从隐藏的地方取了出来,投进灶台上燃烧着的火焰中。当木材燃成了灰烬,烙铁在冒烟的时候,墨勒阿革洛斯就死了。看着已无生气的尸体,对儿子的全部感情又占据了她的心,不过,木已成舟悔之晚矣。于是,在沮丧之中,阿尔泰亚自杀而亡。 为自己的技巧和战利品而感到自豪的阿塔兰忒,回到了父亲的宫廷,除她外,没别的继位人了,所以她受到热情接待,有许多倾慕者来向美丽的公主求婚。但是,他们当中的大多数人,听说了公主对求婚人强加的条件,都纷纷离去了。阿塔兰忒无心嫁人,她热切期望保留住自己的自由,正因为如此,所以她放出话来,凡想同她结婚者,必须依从一个条件:在赛跑中战胜她。如果他被战胜了,就要为此付出生命代价。 也有少数青年不顾这些苛刻的条件,壮着胆子试着同她较量。可是,他们都败下阵来,他们砍下的头颅被丢弃在跑道上,以吓唬别的求婚者。这些可怕的惨境,没有吓唬着希波墨涅斯,他来见阿塔兰忒,表示愿意同她在跑道上比个高低。这青年已在事前取得了维纳斯的保护,在他的袍子下面隐藏着维纳斯给予的礼物:三个金苹果。阿塔兰忒像往昔一样,做好赛前准备;也像往昔一样,超过了她的对手。但是,正当她得意时,希波墨涅斯隐藏的苹果落了一个下来,滚到她的脚边。她犹豫了一下,然后弯下腰将它拾了起来,再继续跑,她的对手趁机超越了她。 不过,她又很快赶上了他。第二个落下的苹果再一次延误了她。跟往常一样,她拼力想第一个到达终点,可是,落下地的第三个金苹果,使她再次停留,希波墨涅斯的把戏还是有了效果,他在比赛中获得了胜利。 阿塔兰忒没有理由不嫁人,她的婚礼迅速举行。希波墨涅斯感到很幸福,因为他赢得了出身高贵的姑娘做爱人。神界事,许愿必须还愿,否则就不灵验。沉浸在幸福中的希波墨涅斯忘记了向维纳斯道一声感谢。维纳斯生气了,于是不幸便落在他们夫妻二人的头上,天神将他们变成一对狮子,命令他们终生替库柏勒拉车。 孪生兄弟卡斯托耳和波吕丢刻斯因为勇敢地加入卡吕冬狩猎,赢得了显赫名声,也被封为小神,他们从事拳击、摔跤和马术训练。 孪生兄弟之一的卡斯托耳,是个凡人,后来在一次与阿法路斯的儿子们的交战中被杀死。波吕丢刻斯是一位不死的神,为此乞求朱庇特也赐他一死,免得与自己的亲兄弟分开。万神之父被他们生死与共的兄弟情谊感动,同意让卡斯托耳复活。不过有一个条件,那就是波吕丢刻斯有一半的时间要在地府度过。 而后,朱庇特也觉得满意,因为他们的牺牲,相对于他们兄弟之爱,并不算太大。后来,兄弟俩升上天堂,构成黄道十二宫,发出明亮的光辉。在艺术家和人们的心目中,卡斯托耳和波吕丢刻斯年轻俊美,常年骑着雪白的战马。 在某种情况下,他们的出现预示着战争的胜利,罗马人深信,在瑞捷鲁斯湖的大战中,他们行进在军团的最前面。有时他们会以流星的形态出现,按照海员的话说,这是一个肯定的预告,一个好天气和一次吉祥的航行的征兆。 对他们兄弟的纪念活动,主要是在他们的出生地斯巴达举办的世界闻名的摔跤比赛。

本文由必赢娱乐登录网址发布于神话传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卡吕冬狩猎,维纳斯和阿多墨西克雷塔罗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