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必赢娱乐登录网址 > 神话传说 > 世界的主宰

世界的主宰

2019-09-17 18:43

有一次欧阿拉老头到瀑布附近去捕鱼,但忘记给家人交待自己的去向。天渐渐黑了,沉沉的夜色笼罩了寂静的万物,老头还没有回家,他的女儿很有些担心。 “我爹会到哪儿去呢?”她左思右想,还是不得要领,便决定去找他。 姑娘毫不犹豫地上了路,不过,她也忘了给家人作个交待。 她独自一人向河岸走去。这时,月亮从云层探出头来,把银灰色的光华像雪片一样洒满大地的每个角落。在他那水银般冰冷冷的光束下,一切都变得明亮起来,就如同白昼降临一般。姑娘席地面坐,仰视着无垠的天宇。忽然,她感觉一道阴影从月亮中走了下来,飞速降临到地面上。就在这一刹那,梦神轻轻地笼住了姑娘的双眼…… 晨鸟的啼叫声,把依依不舍的月亮吓得慌忙抛下她那粉红色的长纱,隐身到天的另一边去了。姑娘揉弄着惺松的睡眼醒来了,她心情郁闷地欠身偶坐,泪水盈眶地想着心事,到底何事令她如此伤心呢? 就在那天夜里,姑娘走后不久,欧阿拉就回到了家中。他是怕女儿担心,才尽快赶回来的,可哪里还有女儿的踪影呢?他不由得担心起来。就在万分着急的时候,忽想起久已不用的巫术。于是,他开始静坐施法,如人梦境,想从中探寻出女儿的踪迹。可映入眼帘的,只是些模糊不清的阴影,时聚时分。老头深怕什么跑掉了似的,急忙抓起一小撮古柯叶炼制的粉未吸入鼻中,往嘴里塞进烟叶继续加大法力。这次,他的面前出现一个男人的影子,正从地面向空中飞腾。老头伸出双手,想把他抓住,可是眼睛却被什么东西挡住,身体就如同一把割过的草,倒下了。 当他苏醒过来,四周又是一片混沌。 “我的宝贝女儿在哪里?”他喃喃自语着,“为什么见不到我女儿,只看到幢幢黑影彼此相对而望,倏分倏合?不管怎样我也要找到女儿!即使上天入地也要找着!” 欧阿拉下定决心,要靠着自己的本领,不分日夜去寻找女儿。 梦神使姑娘恢复了精神,她沿着河岸继续往前走。天色已黑,她登上一座高山。从山顶上还可以看到正在下落的月亮。月亮的余辉在姑娘的眼里闪着火星,她觉得很累,很快又昏然入睡了。夜里,她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生了一个男孩,日后成为宇宙万物的主宰。她记得这孩子遍体都是透明的。 清晨,山涧里流水的冲击声又把姑娘唤醒,她张眼四望,不由得吓了一跳,波浪正从四面八方向她涌来。在河的下游可以望见一个小岛。姑娘往那里拼命游去。已经离小岛很近了,偏巧这时一条巨鱼从河底浮出水面,一张嘴就把她吸到肚子里去了。不多久,大鱼把肚子里的东西吐到岸上,又游到水里去了。在陆地上,姑娘吃惊地发现肚皮上有一道很深的伤口。她用水压着伤口,一点也不疼,但觉得肚子里空空的。 水还在不停地往上涨,小岛差不多快被淹没了。姑娘想爬到树上,但感力气不支。这时,正好一只红脚隼落在了附近的一棵树上。 姑娘求他: “红脚隼,帮我爬到树上去,否则我就没命了。” “我给你一点神药,”红脚隼说,“把它抹在身上,余下的全吃了!” 姑娘照着他说的做了。没等她把余下的药吞进腹中,她就变成一只吼猴,毫不费力地跳到了树上。 这时候,老头也已从占卜中预知,她的外孙将要降临人间,于是他开始全身心施展魔力,进行忌戒,一直到他的影子不得不和他分手时为止。影子和主人分手,到远方流浪去了。有一次影子遇到一只人身鸟首的的怪物…… 老头子从整个征兆中判断,必须到森林去寻找自己的外孙,只有找到外孙,才能找到自己的女儿。 太阳升起的时候,老头子带上弓箭,走入密林之中,他碰到许多走兽,每一只都像是自己的外孙。后来,在河道分叉不远的地方,他看到一只鸟首怪物。这只怪物凝视着太阳,喉咙中发出一种心满意足的鹫鸣声。老头走到他的身旁,用弓捅了捅他,说: “我的外孙,我饿了。给你弓箭,去打猎吧,你自个儿也得吃西了。” 等了半天,见那怪物毫不理会,只是伸手留下了弓箭。欧阿拉不再多说一句话,准备按原路回家。突然他停下来,心中嘀咕: “谁知道他是不是我的外孙?不过,试试又何妨……” 他折回头,变成了一只巨大的蜥蜴。 鸟首怪物一看到蜥蜴,就变成一个武士模样,挽起弓对准蜥蜴的脑袋发出一箭,可那箭又折回原处。就这一刹那,蜥蜴隐身不见了。欧阿拉找到一个安全的地方,恢复了原形,轻松地出了口气: “他的确是我的外孙,差点没把我射死。” 这时,外孙已听从外公的吩咐去打猎回来,手中拿着一大串野物: “外公,这就是我猎到的东西,”他说,“你造的箭真好,只有一只蜥蜴从我手中逃脱,箭从它的脑袋上折了回来。” 老头啥也没说,拿起猎物,动身去做饭,他把肉烧好,把外孙叫来: “来吧,我的外孙,吃吧,”他说,“我有些累,想早点睡觉!” 晚饭时,小伙子注意到外公头上有一道深深的伤痕,就问: “这伤痕从哪来的?” “太阳晃眼,不小心被蚱蜢撞着了。” 饭后,小伙子在屋边练箭,老头跟往常一样,在屋里摆弄巫术想把女儿找着。不过,这一次他面前的影像很清晰。欧阿拉看到自己的女儿变成了下只猴子的模样。后来才知道,大水把她赶到一个小岛上,已饿得快要死了。清早,他把外孙叫醒,对他说: “快走,你母亲要遭殃了,正等着咱们去搭救呢!” 他们飞身登上小船,顺河流而下。当他们抵达小岛时,大树已经有一半泡在水中。远远就可以看见,一只瘦猴正坐在树上,她的肋骨都可毫不费力地数清楚。他们向她爬了过去。可猴子吓坏了,急忙跳到另一棵树上去了。 “猴子不让咱们走近她。我向她扔块石头,你把她的双手抓住,免得她把咱们的小船砸碎了。” 于是,小伙子站在猴子坐着的那枝丫下面,老头扔过去一块石头,猴子掉下来。在掉下的时候,猴子的身体像一张大帐篷一样张开,把小伙子罩在了里面。欧阿拉回过头来,看见女儿已经恢复人形,腹部隆起,正怀着她现在的这个儿子。

世界的主宰-阿兹特克神话_印第安神话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世界的主宰

有一次欧阿拉老头到瀑布附近去捕鱼,但忘记给家人交待自己的去向。天渐渐黑了,沉沉的夜色笼罩了寂静的万物,老头还没有回家,他的女儿很有些担心。 “我爹会到哪儿去呢?”她左思右想,还是不得要领,便决定去找他。 姑娘毫不犹豫地上了路,不过,她也忘了给家人作个交待。 她独自一人向河岸走去。这时,月亮从云层探出头来,把银灰色的光华像雪片一样洒满大地的每个角落。在他那水银般冰冷冷的光束下,一切都变得明亮起来,就如同白昼降临一般。姑娘席地面坐,仰视着无垠的天宇。忽然,她感觉一道阴影从月亮中走了下来,飞速降临到地面上。就在这一刹那,梦神轻轻地笼住了姑娘的双眼…… 晨鸟的啼叫声,把依依不舍的月亮吓得慌忙抛下她那粉红色的长纱,隐身到天的另一边去了。姑娘揉弄着惺松的睡眼醒来了,她心情郁闷地欠身偶坐,泪水盈眶地想着心事,到底何事令她如此伤心呢? 就在那天夜里,姑娘走后不久,欧阿拉就回到了家中。他是怕女儿担心,才尽快赶回来的,可哪里还有女儿的踪影呢?他不由得担心起来。就在万分着急的时候,忽想起久已不用的巫术。于是,他开始静坐施法,如人梦境,想从中探寻出女儿的踪迹。可映入眼帘的,只是些模糊不清的阴影,时聚时分。老头深怕什么跑掉了似的,急忙抓起一小撮古柯叶炼制的粉未吸入鼻中,往嘴里塞进烟叶继续加大法力。这次,他的面前出现一个男人的影子,正从地面向空中飞腾。老头伸出双手,想把他抓住,可是眼睛却被什么东西挡住,身体就如同一把割过的草,倒下了。 当他苏醒过来,四周又是一片混沌。 “我的宝贝女儿在哪里?”他喃喃自语着,“为什么见不到我女儿,只看到幢幢黑影彼此相对而望,倏分倏合?不管怎样我也要找到女儿!即使上天入地也要找着!” 欧阿拉下定决心,要靠着自己的本领,不分日夜去寻找女儿。 梦神使姑娘恢复了精神,她沿着河岸继续往前走。天色已黑,她登上一座高山。从山顶上还可以看到正在下落的月亮。月亮的余辉在姑娘的眼里闪着火星,她觉得很累,很快又昏然入睡了。夜里,她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生了一个男孩,日后成为宇宙万物的主宰。她记得这孩子遍体都是透明的。 清晨,山涧里流水的冲击声又把姑娘唤醒,她张眼四望,不由得吓了一跳,波浪正从四面八方向她涌来。在河的下游可以望见一个小岛。姑娘往那里拼命游去。已经离小岛很近了,偏巧这时一条巨鱼从河底浮出水面,一张嘴就把她吸到肚子里去了。不多久,大鱼把肚子里的东西吐到岸上,又游到水里去了。在陆地上,姑娘吃惊地发现肚皮上有一道很深的伤口。她用水压着伤口,一点也不疼,但觉得肚子里空空的。 水还在不停地往上涨,小岛差不多快被淹没了。姑娘想爬到树上,但感力气不支。这时,正好一只红脚隼落在了附近的一棵树上。 姑娘求他: “红脚隼,帮我爬到树上去,否则我就没命了。” “我给你一点神药,”红脚隼说,“把它抹在身上,余下的全吃了!” 姑娘照着他说的做了。没等她把余下的药吞进腹中,她就变成一只吼猴,毫不费力地跳到了树上。 这时候,老头也已从占卜中预知,她的外孙将要降临人间,于是他开始全身心施展魔力,进行忌戒,一直到他的影子不得不和他分手时为止。影子和主人分手,到远方流浪去了。有一次影子遇到一只人身鸟首的的怪物…… 老头子从整个征兆中判断,必须到森林去寻找自己的外孙,只有找到外孙,才能找到自己的女儿。 太阳升起的时候,老头子带上弓箭,走入密林之中,他碰到许多走兽,每一只都像是自己的外孙。后来,在河道分叉不远的地方,他看到一只鸟首怪物。这只怪物凝视着太阳,喉咙中发出一种心满意足的鹫鸣声。老头走到他的身旁,用弓捅了捅他,说: “我的外孙,我饿了。给你弓箭,去打猎吧,你自个儿也得吃西了。” 等了半天,见那怪物毫不理会,只是伸手留下了弓箭。欧阿拉不再多说一句话,准备按原路回家。突然他停下来,心中嘀咕: “谁知道他是不是我的外孙?不过,试试又何妨……” 他折回头,变成了一只巨大的蜥蜴。 鸟首怪物一看到蜥蜴,就变成一个武士模样,挽起弓对准蜥蜴的脑袋发出一箭,可那箭又折回原处。就这一刹那,蜥蜴隐身不见了。欧阿拉找到一个安全的地方,恢复了原形,轻松地出了口气: “他的确是我的外孙,差点没把我射死。” 这时,外孙已听从外公的吩咐去打猎回来,手中拿着一大串野物: “外公,这就是我猎到的东西,”他说,“你造的箭真好,只有一只蜥蜴从我手中逃脱,箭从它的脑袋上折了回来。” 老头啥也没说,拿起猎物,动身去做饭,他把肉烧好,把外孙叫来: “来吧,我的外孙,吃吧,”他说,“我有些累,想早点睡觉!” 晚饭时,小伙子注意到外公头上有一道深深的伤痕,就问: “这伤痕从哪来的?” “太阳晃眼,不小心被蚱蜢撞着了。” 饭后,小伙子在屋边练箭,老头跟往常一样,在屋里摆弄巫术想把女儿找着。不过,这一次他面前的影像很清晰。欧阿拉看到自己的女儿变成了下只猴子的模样。后来才知道,大水把她赶到一个小岛上,已饿得快要死了。清早,他把外孙叫醒,对他说: “快走,你母亲要遭殃了,正等着咱们去搭救呢!” 他们飞身登上小船,顺河流而下。当他们抵达小岛时,大树已经有一半泡在水中。远远就可以看见,一只瘦猴正坐在树上,她的肋骨都可毫不费力地数清楚。他们向她爬了过去。可猴子吓坏了,急忙跳到另一棵树上去了。 “猴子不让咱们走近她。我向她扔块石头,你把她的双手抓住,免得她把咱们的小船砸碎了。” 于是,小伙子站在猴子坐着的那枝丫下面,老头扔过去一块石头,猴子掉下来。在掉下的时候,猴子的身体像一张大帐篷一样张开,把小伙子罩在了里面。欧阿拉回过头来,看见女儿已经恢复人形,腹部隆起,正怀着她现在的这个儿子。 老头子驾着船逆流而上,船走得飞快,靠岸的时候,老头子说: “现在你终于到家了,我的女儿。很快你就会有吃有喝的啦。” 姑娘吃饱喝足之后,睡得死死的。第二天黎明,太阳升起前不久才醒过来。她揉着眼睛对父亲说: “爹,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我梦见,我好像来到了一个高山的顶峰,我怀着的这个孩子就在那里生出来了。他有一头黑色卷发,全身透明。他一生下来就会讲话。飞禽走兽全都来了,兴高采烈的欢迎他。傍晚的时候,小家伙饿了,我又没有奶,他哇哇大哭。我记得,当时有一群蜂鸟和蝴蝶在我们头上飞翔,翅膀上带着蜂蜜。小家伙吃了蜂蜜,不哭了,还高兴地笑起来。这时候,林中的走兽全都来捺他的脸。我觉得累极了,把小家伙搂在怀里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清早,我醒来时,小家伙躺在离我一箭远的地方。我向他伸出双手,可群兽怒吼着,我吓坏了,大声喊我的儿子。这时,有一群蝴蝶把小家伙举起来,向我飞过来。我双手接过孩子,蝴蝶就停在我双肩上。各种走兽用爪子趴在我的胸前要亲我的儿子。一种妒忌的心情突然涌上心头,我把小家伙高高地举了起来。可是,这么多走兽紧拉着我,我站立不稳,摔了下来。小家伙落在蝴蝶群中了。就在这一刻我醒了过来。我的梦就像真的一样,因此,我四下寻找儿子。可是,他正在我的肚子里活动着呢!于是我记起来,这只不过是一场梦!” 老头听完,一声不吭。他嘀咕着: “闺女,这梦实在太美了!可梦里的高山究竟在何处呢?” “不知道,爹,”她回答说,“我只记得,高山的旁边有一条河。” 于是,老头又求助于巫术。他知道,他女儿肚子里所怀着的孩子将要成为世界的主宰。而且今夜就要降临人间。 黑夜笼罩了大地,梦神又把老欧阿拉的眼皮紧紧闭合。 半夜里,林中的走兽全部醒了,在树林中来回走动,唱着欢乐的歌。天上传来沙沙的声音,就像风儿吹过一样。这不是风声,是百鸟汇集,他们正在寻找这新生的婴儿。 拂晓时分,老头醒了,他为这喧哗声弄得不知所措。他战战兢兢地问群兽,出了什么事情。 大伙异口同声地回答他: “天地万物的主宰和统治者波罗诺明纳列诞生了!” “哪儿?他在哪儿?”老头问。 “在特鲁巴乔山!特鲁巴乔山!” 欧阿拉立刻赶到特鲁巴乔山。可是山脚下聚集的百兽如此之多,使他寸步难行。于是他又变成蜥蜴,继续往前走。 波罗诺明纳列坐在高山之顶。他手里拿着一个猎人用的烟斗。就在这一夭,他把土地分成许多块,使大地各种生灵各就其位,各得其所。 不久夜幕降了。 第二天,特鲁巴乔山一片宁静。只有在太阳升起的那一边,在那遥远的地方,传来阵阵歌声,那是世界主宰波罗诺明纳列的母亲在唱歌,一群蝴蝶正在把她带到天上去呢!

有一次欧阿拉老头到瀑布附近去捕鱼,但忘记给家人交待自己的去向。天渐渐黑了,沉沉的夜色笼罩了寂静的万物,老头还没有回家,他的女儿很有些担心。

我爹会到哪儿去呢? 她左思右想,还是不得要领,便决定去找他。

姑娘毫不犹豫地上了路,不过,她也忘了给家人作个交待。

她独自一人向河岸走去。这时,月亮从云层探出头来,把银灰色的光华像雪片一样洒满大地的每个角落。在他那水银般冰冷冷的光束下,一切都变得明亮起来,就如同白昼降临一般。姑娘席地面坐,仰视着无垠的天宇。忽然,她感觉一道阴影从月亮中走了下来,飞速降临到地面上。就在这一刹那,梦神轻轻地笼住了姑娘的双眼

晨鸟的啼叫声,把依依不舍的月亮吓得慌忙抛下她那粉红色的长纱,隐身到天的另一边去了。姑娘揉弄着惺松的睡眼醒来了,她心情郁闷地欠身偶坐,泪水盈眶地想着心事,到底何事令她如此伤心呢?

就在那天夜里,姑娘走后不久,欧阿拉就回到了家中。他是怕女儿担心,才尽快赶回来的,可哪里还有女儿的踪影呢?他不由得担心起来。就在万分着急的时候,忽想起久已不用的巫术。于是,他开始静坐施法,如人梦境,想从中探寻出女儿的踪迹。可映入眼帘的,只是些模糊不清的阴影,时聚时分。老头深怕什么跑掉了似的,急忙抓起一小撮古柯叶炼制的粉未吸入鼻中,往嘴里塞进烟叶继续加大法力。这次,他的面前出现一个男人的影子,正从地面向空中飞腾。老头伸出双手,想把他抓住,可是眼睛却被什么东西挡住,身体就如同一把割过的草,倒下了。

当他苏醒过来,四周又是一片混沌。

我的宝贝女儿在哪里? 他喃喃自语着, 为什么见不到我女儿,只看到幢幢黑影彼此相对而望,倏分倏合?不管怎样我也要找到女儿!即使上天入地也要找着!

欧阿拉下定决心,要靠着自己的本领,不分日夜去寻找女儿。

梦神使姑娘恢复了精神,她沿着河岸继续往前走。天色已黑,她登上一座高山。从山顶上还可以看到正在下落的月亮。月亮的余辉在姑娘的眼里闪着火星,她觉得很累,很快又昏然入睡了。夜里,她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生了一个男孩,日后成为宇宙万物的主宰。她记得这孩子遍体都是透明的。

清晨,山涧里流水的冲击声又把姑娘唤醒,她张眼四望,不由得吓了一跳,波浪正从四面八方向她涌来。在河的下游可以望见一个小岛。姑娘往那里拼命游去。已经离小岛很近了,偏巧这时一条巨鱼从河底浮出水面,一张嘴就把她吸到肚子里去了。不多久,大鱼把肚子里的东西吐到岸上,又游到水里去了。在陆地上,姑娘吃惊地发现肚皮上有一道很深的伤口。她用水压着伤口,一点也不疼,但觉得肚子里空空的。

水还在不停地往上涨,小岛差不多快被淹没了。姑娘想爬到树上,但感力气不支。这时,正好一只红脚隼落在了附近的一棵树上。

姑娘求他:

红脚隼,帮我爬到树上去,否则我就没命了。

我给你一点神药, 红脚隼说, 把它抹在身上,余下的全吃了!

姑娘照着他说的做了。没等她把余下的药吞进腹中,她就变成一只吼猴,毫不费力地跳到了树上。

这时候,老头也已从占卜中预知,她的外孙将要降临人间,于是他开始全身心施展魔力,进行忌戒,一直到他的影子不得不和他分手时为止。影子和主人分手,到远方流浪去了。有一次影子遇到一只人身鸟首的的怪物

老头子从整个征兆中判断,必须到森林去寻找自己的外孙,只有找到外孙,才能找到自己的女儿。

太阳升起的时候,老头子带上弓箭,走入密林之中,他碰到许多走兽,每一只都像是自己的外孙。后来,在河道分叉不远的地方,他看到一只鸟首怪物。这只怪物凝视着太阳,喉咙中发出一种心满意足的鹫鸣声。老头走到他的身旁,用弓捅了捅他,说:

我的外孙,我饿了。给你弓箭,去打猎吧,你自个儿也得吃西了。

等了半天,见那怪物毫不理会,只是伸手留下了弓箭。欧阿拉不再多说一句话,准备按原路回家。突然他停下来,心中嘀咕:

谁知道他是不是我的外孙?不过,试试又何妨

他折回头,变成了一只巨大的蜥蜴。

鸟首怪物一看到蜥蜴,就变成一个武士模样,挽起弓对准蜥蜴的脑袋发出一箭,可那箭又折回原处。就这一刹那,蜥蜴隐身不见了。欧阿拉找到一个安全的地方,恢复了原形,轻松地出了口气:

他的确是我的外孙,差点没把我射死。

这时,外孙已听从外公的吩咐去打猎回来,手中拿着一大串野物:

外公,这就是我猎到的东西, 他说, 你造的箭真好,只有一只蜥蜴从我手中逃脱,箭从它的脑袋上折了回来。

老头啥也没说,拿起猎物,动身去做饭,他把肉烧好,把外孙叫来:

来吧,我的外孙,吃吧, 他说, 我有些累,想早点睡觉!

晚饭时,小伙子注意到外公头上有一道深深的伤痕,就问:

这伤痕从哪来的?

太阳晃眼,不小心被蚱蜢撞着了。www.qigushi.com儿童故事

饭后,小伙子在屋边练箭,老头跟往常一样,在屋里摆弄巫术想把女儿找着。不过,这一次他面前的影像很清晰。欧阿拉看到自己的女儿变成了下只猴子的模样。后来才知道,大水把她赶到一个小岛上,已饿得快要死了。清早,他把外孙叫醒,对他说:

快走,你母亲要遭殃了,正等着咱们去搭救呢!

他们飞身登上小船,顺河流而下。当他们抵达小岛时,大树已经有一半泡在水中。远远就可以看见,一只瘦猴正坐在树上,她的肋骨都可毫不费力地数清楚。他们向她爬了过去。可猴子吓坏了,急忙跳到另一棵树上去了。

猴子不让咱们走近她。我向她扔块石头,你把她的双手抓住,免得她把咱们的小船砸碎了。

于是,小伙子站在猴子坐着的那枝丫下面,老头扔过去一块石头,猴子掉下来。在掉下的时候,猴子的身体像一张大帐篷一样张开,把小伙子罩在了里面。欧阿拉回过头来,看见女儿已经恢复人形,腹部隆起,正怀着她现在的这个儿子。

老头子驾着船逆流而上,船走得飞快,靠岸的时候,老头子说:

现在你终于到家了,我的女儿。很快你就会有吃有喝的啦。

姑娘吃饱喝足之后,睡得死死的。第二天黎明,太阳升起前不久才醒过来。她揉着眼睛对父亲说:

爹,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我梦见,我好像来到了一个高山的顶峰,我怀着的这个孩子就在那里生出来了。他有一头黑色卷发,全身透明。他一生下来就会讲话。飞禽走兽全都来了,兴高采烈的欢迎他。傍晚的时候,小家伙饿了,我又没有奶,他哇哇大哭。我记得,当时有一群蜂鸟和蝴蝶在我们头上飞翔,翅膀上带着蜂蜜。小家伙吃了蜂蜜,不哭了,还高兴地笑起来。这时候,林中的走兽全都来捺他的脸。我觉得累极了,把小家伙搂在怀里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清早,我醒来时,小家伙躺在离我一箭远的地方。我向他伸出双手,可群兽怒吼着,我吓坏了,大声喊我的儿子。这时,有一群蝴蝶把小家伙举起来,向我飞过来。我双手接过孩子,蝴蝶就停在我双肩上。各种走兽用爪子趴在我的胸前要亲我的儿子。一种妒忌的心情突然涌上心头,我把小家伙高高地举了起来。可是,这么多走兽紧拉着我,我站立不稳,摔了下来。小家伙落在蝴蝶群中了。就在这一刻我醒了过来。我的梦就像真的一样,因此,我四下寻找儿子。可是,他正在我的肚子里活动着呢!于是我记起来,这只不过是一场梦!

老头听完,一声不吭。他嘀咕着:

闺女,这梦实在太美了!可梦里的高山究竟在何处呢?

不知道,爹, 她回答说, 我只记得,高山的旁边有一条河。

于是,老头又求助于巫术。他知道,他女儿肚子里所怀着的孩子将要成为世界的主宰。而且今夜就要降临人间。

黑夜笼罩了大地,梦神又把老欧阿拉的眼皮紧紧闭合。

半夜里,林中的走兽全部醒了,在树林中来回走动,唱着欢乐的歌。天上传来沙沙的声音,就像风儿吹过一样。这不是风声,是百鸟汇集,他们正在寻找这新生的婴儿。

拂晓时分,老头醒了,他为这喧哗声弄得不知所措。他战战兢兢地问群兽,出了什么事情。

大伙异口同声地回答他:

天地万物的主宰和统治者波罗诺明纳列诞生了!

哪儿?他在哪儿? 老头问。

在特鲁巴乔山!特鲁巴乔山!

欧阿拉立刻赶到特鲁巴乔山。可是山脚下聚集的百兽如此之多,使他寸步难行。于是他又变成蜥蜴,继续往前走。

波罗诺明纳列坐在高山之顶。他手里拿着一个猎人用的烟斗。就在这一夭,他把土地分成许多块,使大地各种生灵各就其位,各得其所。

不久夜幕降了。

第二天,特鲁巴乔山一片宁静。只有在太阳升起的那一边,在那遥远的地方,传来阵阵歌声,那是世界主宰波罗诺明纳列的母亲在唱歌,一群蝴蝶正在把她带到天上去呢!

本文由必赢娱乐登录网址发布于神话传说,转载请注明出处:世界的主宰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