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必赢娱乐登录网址 > 历史人物 > 雄踞州郡四十余年,天高天子远却不闹独的三国

雄踞州郡四十余年,天高天子远却不闹独的三国

2019-09-30 09:52

士燮别名杜燮,出生苍梧广信,是汉末三国时期割据交州一带的军阀,曾雄长一州,震服百蛮。士燮曾师事刘陶,后归附孙权,担任过交趾太守、安远将军、卫将军,封爵龙编侯,著有《春秋经注》《公羊注》《谷梁注》等作品,于公元226年逝世。士燮为交州经济、文化、越南文字创造等的发展做出了贡献,在岭南地区的威望不逊于南越王赵佗。人物生平 豪族儒生雄踞州郡四十余年,天高天子远却不闹独的三国诸侯。 士燮字威彦,出生于交州的广信。其先祖为鲁国汶阳人,为躲避新莽末年的动乱而移居交州,经过六世到士燮的父亲士赐,士氏成为当地豪族,士赐曾于汉桓帝时任日南太守。 士燮年轻时随颍川人刘陶学习《左氏春秋》,后被推举为孝廉,补任尚书郎,因公事而免官。其父士赐去世后,士燮被举为茂才,任巫县令一职。 雄长一州 中平四年,士燮被任命为交趾太守。 交州刺史朱符向各地收重税,引起反抗被杀,州郡秩序混乱。此时朝廷已先后经历了多年的混乱,对交州的影响力大为减弱。士燮名义上是效忠于汉朝的交趾太守,实际上已成为割据岭南各郡的军阀。士氏的亲族多出任交州的要职,士燮上表奏请任命其弟士壹兼任合浦太守,二弟徐闻县县令士?(音yǐ,见《字林》)兼任九真太守,士?的弟弟士武兼任南海太守。 士燮性格宽厚有器量,谦虚下士,中原的士人中前往依附避难的人数以百计,如袁徽、许靖、刘巴、程秉、薛综。士燮又沉醉于《春秋》,而为之作注解。 袁徽在给尚书令荀彧的信中说道:“交趾士府君既学问优博,又通晓治政,处于大乱之中,保全一郡之地,二十余年疆界内没有战祸,百姓没有失去他们的产业,商人旅客,都蒙受他的好处。即如窦融保全河西之地,也不能超过他!处理公务的余暇,他还研习书、传,尤其对《春秋左氏传》的研析简练精微,我曾多次就该书中的一些疑难之处向他询咨,他都能举以师说,解释甚为详密。对《尚书》他能兼通古、今文,对其中大义理解十分详备。听说京师古文经学派与今文经学派,各以为是争辩不休,他现在正打算分条论析《左氏春秋》、《尚书》的正确涵义上奏。”士燮受人称赞就是像这样。 士燮兄弟一起担任各郡郡守,强力掌管着一州之政,因辖地偏在万里之外,所以威望尊贵至高无上。他们出入时鸣钟响磬,备具威仪,笳箫鼓吹,车骑满道,常有几十位沙门夹在车马群中焚香。他们的妻妾都乘坐配有盖帷的小车,子弟都有兵士骑马跟在身后,当时他们的尊贵显赫,震服各少数民族,就算是从前的南越王尉他也不能超过他们。 朝廷在朱符死后派遣张津为新任刺史。但张津行为却荒诞不羁,不久即为部将区景杀死。荆州牧刘表得知此事后,派赖恭前往接替了张津的之位;同时派吴巨出任苍梧太守,接替已病死的原太守史璜。为避免刘表的势力过于强大,曹操控制下的朝廷就赐予士燮有玺印、封号的书信说:“交州地处与中原隔绝之处,南面依江面海,朝廷的恩命无法宣达,臣下的话受到塞阻,得知逆贼刘表又派赖恭窥视南土,现在以士燮为绥南中郎将,总督交州七郡,兼任交趾太守如旧。” 后来士燮派遣使者张旻奉送贡品到许都,正是天下大乱之时,道路隔绝,而士燮没有放弃进贡的职责,朝廷为嘉奖特意下诏拜士燮为安远将军,封爵龙度亭侯。 归附孙权 此后,吴巨与赖恭发生冲突,而吴巨驱逐了赖恭。 建安十五年,孙权派遣步骘为交州刺史,士燮率兄弟归附,而吴巨却怀有异心,被步骘斩杀。此后,士燮被孙权封为左将军。 建安(195年—220年)末年,士燮将儿子士廞送至东吴为人质,孙权任命其为武昌太守,士燮、士壹在南方的儿子们,都被任为中郎将。同时,士燮在吴国和蜀汉的冲突中支持吴国,诱导益州的豪族雍闿叛蜀附吴,被孙权拜为卫将军、龙编侯。 士燮常常派遣使者去觐见孙权,进献各种香料和细纹葛布,动辄就是数以千计,其他如明珠、大贝、琉璃、翡翠、玳瑁、犀角、象牙之类珍品,以及奇物异果,及香蕉、椰子、龙眼之类,无岁不贡。士壹有时贡献好马几百匹。孙权总是亲自致信,厚加恩赐来回报慰抚他们。 耄耋离世 黄武五年,统治交州近四十年的士燮病逝,享年九十岁。其子士徽因背叛吴国自立,最终为吴国攻灭。士燮之子 士廞,入质与孙权,拜武昌太守,因士徽反叛被免为庶人,病卒。 士祗,与士徽一同被杀。 士徽,士燮死后自称交阯太守,为吕岱诱杀。 士干,与士徽一同被杀。 士颂,与士徽一同被杀。士燮的故事 死而复生 士燮曾经病死,而且已过三日,仙人董奉以一丸药与士燮服下,再把水含在他口中,手捧其头不住摇动以消融丸药,服后不久,士燮即能开目动手,脸上渐复人色,半日而能起坐,四日更复能说话,终于恢复常态。 墓旁灵异 据《异苑》记载:士燮在汉末死于交趾(事实上已经是三国时期),于是葬在南边而墓旁常常有不规律的灵异事件发生。多次遭遇战乱,而没有人敢发掘。东晋兴宁年间,温放之担任刺史,骑马前往,想要打开看看,结果在回去的路上坠马而死。士燮是怎么死的 黄武五年,统治交州近四十年的士燮病逝,享年九十岁。人物评价 中国 袁徽:交趾士府君既学问优博,又达於从政,处大乱之中,保全一郡,二十馀年疆埸无事,民不失业,羁旅之徒,皆蒙其庆,虽窦融保河西,曷以加之?官事小阕,辄玩习书传,春秋左氏传尤简练精微,吾数以咨问传中诸疑,皆有师说,意思甚密。又尚书兼通古今,大义详备。闻京师古今之学,是非忿争,今欲条左氏、尚书长义上之。 陈寿:①士燮作守南越,优游终世,至子不慎,自贻凶咎,盖庸才玩富贵而恃阻险,使之然也。②燮体器宽厚,谦虚下士,中国士人往依避难者以百数。耽玩《春秋》,为之注解。 司马光:士燮体器宽厚,中国人士多往依之。雄长一州,偏在万里,威尊无上,出入仪卫甚盛,震服百蛮。 胡三省:天下肴乱,燮雄踞偏州,人但知其威尊,无复知有天子也。 郝经:①士燮昆季,保完南服,当战国折并,民不知兵,统内宁谧,不废职贡,蔼然以著述自娱,有窦融之义,无尉佗之僭,贤矣哉。奕者先据边角,而逐利于腹心,大乱之际,九州之内,哄为战场,而遐外暇逸者得以观时变而待,天之定理,势然也,燮宜有后者也。②彦威贤伯,载德南服。厥后宜昌,而并剪祝。 屈大均:燮亦广信人,身本名儒,兄弟四人,拥兵据郡,岭海归心。中原丧乱,孙权、刘表皆窥南土,燮于此时,以甲兵之力,循赵佗之迹,西连蜀汉,庶几比美桓文哉。奉权节度,复诱益州附之,旄矣,岂度己审势耶。然燮名虽不终,亦可谓一时之豪杰也。 郭廷以:他的最大功绩,为提高越南的文化,使其真正与内地一体。 越南 《四字经》:三国吴时,士王为牧,教以诗书,熏陶美俗。 吴士连:①士王在位四十年,寿九十年。宽厚谦虚,人心爱戴。保全越之地,以当三国之强。既明且智,足称贤君。②王器礼宽厚,谦虚下士。国人爱之,皆呼士王。汉之名士避难往依者以百数。③我国通诗书,习礼乐,为文献之邦,自士王始。其功德,岂特施于当时,而有以远及于后代,岂不盛矣哉!子之不肖,乃子之罪尔。 黎文休:士王能有宽厚,谦下士,得人亲爱,致一时之贵盛。又能明义识时。虽才勇不及赵武帝,而屈节事大,以保全疆土,可谓智矣。惜其世子弗克负荷先业,使越土宇即皆全盛,而复分裂,悲父!

士燮本人性情宽厚,能够谦虚下士,从中原来依附避难的士人数以百计,比较出名的如袁徽、许靖、刘巴、程秉、薛综等,可能是年轻时候学习的《春秋》吧,士燮本人对于《春秋》这本书特别感兴趣,治理州郡之余竟也能为《春秋》做注。

天高皇帝远却不闹独的三国诸侯
汉末天下大乱,各地的刺史郡守纷纷割地自据,想另立皇帝者有,自立为帝的有,随时准备称帝者更是比比皆是。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毫无疑问,中央政权已经失去了对于地方的有效管制,所谓朝廷和中央的关系只不过是存在于名义上而已。但有一个郡守,任职交趾太守,可以说是天高皇帝远,但他却从未想着搞什么独立,始终都在服从中央政府的管辖。而他当时所处的时机和所具有的条件,是有可能自立一方的。这个人是谁呢?
士燮字威彦,苍梧郡广信县人。他的先祖本是鲁国汶阳人,到王莽作乱时,避乱来到交州。六代之后到了士變的父亲士赐,汉桓帝时任日南太守。士燮年轻时到京城求学,拜颖川人刘子奇为师,研究《左氏春秋》。后被荐举为孝廉,补授尚书郎,因公事被免去官职。为父亲服丧满期后,士燮被推举为茂才,担任巫县县令,后又升任交趾太守。交州刺史朱符被作乱的夷民杀害,州郡动荡不宁。士燮于是表奏让弟弟士壹兼任合浦太守,二弟徐闻县令兼任九真太守,还有一个弟弟士武兼任南海太守。
士燮为人宽容厚道,胸怀谦虚而礼贤下士,中原士人去依附他的数以百计。他专心研究《春秋》,给它作注解。陈国名儒袁徽给尚书令荀彧写信,高度赞扬了士燮理政政绩和做学问的严谨。
士燮兄弟同时担任相近各郡太守,称雄于一州之内,虽然僻处于万里之外,威望和尊贵却至高无上。出入鸣钟击磐,仪仗完备,笳箫鼓吹,车骑满道,当地人夹在车马两旁焚香礼拜的常常有好几十个人。妻妾们都乘坐有车盖和帷幕的车子,子弟都有跟随的步兵骑士,当时他们所显示的高贵尊严,使各种蛮夷都震动归服,就是秦汉之际独霸南越的赵佗,也不足以超过他们的威风气派。
朱符死后,汉廷派张津担任交州刺史,张津后来又被部将区景所杀,而荆州牧刘表派遣零陵人赖恭接替张津。这时苍梧太守史璜去世,刘表又派吴巨接替,跟赖恭同时到达,汉廷得知张津已死,就赐给士燮诏书说:交州远隔内地,南靠江海,皇上的恩典不能宣达,臣下的名分受到阻隔,获悉逆贼刘表又派赖恭觊觎南边的疆土,现在任命士燮为缓南中郎将,总督南边七郡,照旧兼任交趾太守。”后来士燮派官吏张旻到京城进贡,当时天下混乱不堪,道路隔绝,而士燮没有因此而废弃自己作为人臣对朝廷贡逢,皇帝特地再次下诏任命他为安远将军,封给龙度亭侯的爵位。
后来吴巨与赖恭失和,吴巨发兵驱逐赖恭,赖恭逃回零陵。建安十五年,孙权派步 骘为交州刺史。步骘到达后,士燮率领兄弟接受节制调度。而吴巨却怀有异心,步骘斩了他。孙权加授士燮为左将军。建安末年,士燮遣送儿子士廞去吴国作人质,孙权任命士廞为武昌太守,士燮、土壹在南方的几个儿子,都被任命为中郎将。士燮又诱导益州的大姓雍闿等人,率领郡中百姓在遥远的地方归附远在东方的吴国。孙权对士燮更加赞赏,升他为卫将军,封龙编侯,升士壹为偏将军,封都乡侯。士燮常派使者去朝见孙权,进献各种香料和细纹葛布,总是数以千计,明珠、大贝、琉璃、翡翠、玳瑁、犀角、象牙之类的珍品,还有奇异果品,如香蕉、椰子、龙眼之类,没有哪一年不曾送到。士壹则时常进贡骏马,累计数百匹。孙权就下诏书,给予优厚的恩赐,以此回报安抚他们。士燮在郡四十多年,黄武五年去世,时年九十岁。
士燮任职中期,正值汉末大乱,各诸侯相互争战的时候,他们兄弟任职相互邻近的各郡,换做是有野心的人,肯定是会选择自己称王独立的,就像辽东的公孙氏。士燮没有这样做。即便是到了后期,他仍然把自己隶属于吴国政权,没有闹独立,应该说,这是一种很强的国家观念。可惜,他的儿子士徽却一改父亲的初衷,自任交趾太守并发兵抵抗吴国军队,结果力量不及,投降不被接受,兄弟被杀。史书评论说,大概庸才贪图富贵并且认为山川险阻可以让自己高枕无忧,才使他们会有这样的结局吧。所以说,士徽被灭门,完全是自己不自量力的结果,也毁了父亲的一世英名。
图片 1
举报/Report

士燮,字威彦,苍梧广信人,祖上本是鲁国汶阳人,王莽时候,为了避难来到交州,传至六世,到士燮父亲士赐的时候,士赐在汉恒帝时候官至日南太守。

士燮年轻时候游学京师,跟随颍川刘字奇学习《左氏春秋》,后来被举为孝廉,补为朝廷尚书郎,又因为公事的原因被免职,等到父亲士赐去世后,又被举为茂才,任巫地县令一职,后升迁为交趾太守。

原来的交州刺史朱符死后,朝廷派张津为交州刺史,张津后来被其部将区景所杀,此时的荆州牧刘表想在交州插上一脚,派原来的零陵太守赖恭前往接替了张津的之位,又赶上了苍梧太守史璜也死了,刘表又派吴巨接管苍梧,跟赖恭一起到达。此时的朝廷,曹老板自然知道刘表的小算盘,于是东汉朝廷赐予士燮玺书,就是盖有东汉皇帝的大印的御旨喽,上面说:“交州绝域,南带江海,上恩不宣,下义壅隔,知逆贼刘表又遣赖恭窥看南土,今以燮为绥南中郎将,董督七郡,领交趾太守如故。”

上面名单中的三国时期著名隐士袁徽在跟时任朝廷尚书令的荀彧写信说:“交阯士府君既学问优博,又达.于从政,处大乱之中,保全一郡,二十佘年疆场无事,民不失业,羁旅之徒,皆蒙其庆。官事小阕,辄玩习书传,《春秋左氏传》尤简练精微,吾数以咨问传中诸疑, 皆有师说,意思甚密。又《尚书》兼通古今,大义详备,闻京师古今之学,是非忿争,今欲条《左氏》、 《尚书》长义上之。”

赵佗已经在南越称王称帝了,也比不上此时的交趾太守士燮的贵重,士燮家族和士燮本人在交州的地位,已经无人能撼动。

对孙权不仅以子为质,还要每年大把的财富来朝贡,以此来安定孙权对士氏家族的疑心,士燮最终活到九十岁,这在三国时期简直是逆天的岁数啊,即使在现代也属于特别长寿的年龄,由于当时的交州包括现在越南一部,中间越南国君对士燮也屡有祭祀,最终谥号为善感嘉应灵武大王,其庙犹存,仍然祭拜不断。

此时的交州刺史朱符被当地造反的人所杀,交州州郡扰乱,士燮为交趾太守,手里握有权力,此时的东汉政府因为屡遭动乱,对于天高地远的交州有点鞭长莫及,士燮趁此时举荐亲族兄弟属领地方长官,表奏弟弟士壹为合浦太守,二弟徐闻县县令士䵋兼任九真太守,士䵋的弟弟士武兼任南海太守。

这样士燮兄弟就雄踞州郡,成为交州的土财主了,更加掌控了交州实权。

“燮每遣使诣权,致杂香细葛,辄以千数,明珠、大贝、流离、翡翠之珍,无岁不至。壹时贡马凡数百匹。权辄为书,厚加宠赐,以答慰之。變在郡四十余岁,黄武五年,年九十卒”

三国历史上,如果说有一方乐土的话,一共也就三块地方可以称得上,一个是益州,一个是荆州,另外还有一个,就是地处荆州之南,包括现在越南一部,是东汉天下十三州中,为数不多的几个大州之一的交州,士燮治理交州前二十多年,士民安乐,后二十年,归顺吴国,属于吴国治下,这才有了没有争斗,吴国多了几乎相当于一半的版图。

建安十五年,士燮兄弟降吴,孙权派步骘为交州刺史,封士燮为左将军,吴国因此不费刀兵,版图几乎扩大了一倍。士燮不仅遣子为质,而且还引诱益州豪族雍闿等率领民众东归,孙权嘉奖,封士燮为卫将军,龙编侯,弟弟士壹偏将军,都乡侯。

他就是雄踞交州四十余年,活到九十岁,到现在越南还在祭祀的士燮。

要说士壹的运气也够背的,碰到几任长官印象都不错,准备提拔,都没有赶上好时候。士壹原来为交州州郡督邮,跟原来的交州刺史丁宫关系不错,丁宫回京师做司徒的时候,准备征召士壹,士壹还没有到达京师,丁宫已经被免职,代为司徒的黄琬,对士壹也不错,可惜又赶上了董卓作乱,士壹看势头不好,选择回归乡里。

这样的评价,可见士燮除了搞政治有一手,文学造诣也可以。如果说这段文字主要表现了士燮治理下的交州盛况和士燮的文学成就,下面的文字更是直白无误的表现了士氏家族在交州的威严。

虽然刘表有心插足交州,但所用非人,吴巨跟赖恭自己就杠上了,赖恭被吴巨率兵赶回零陵,而吴巨也在士燮归吴后,被步骘斩首。

陈寿在士燮的传记里这样写道:燮兄弟并为列郡,雄长一州,偏在万里,威尊无上。出入鸣钟磐,备具威仪,笳箫鼓吹,车骑满道。胡人夹毂焚烧香者常有数十。妻妾乘辎軿,子弟从兵骑,当时贵重,震服百蛮,尉他不足逾也。

这样士燮已经名义上成为了交州的最高长官。来而不往非礼也,士燮遣使入贡,果然还是曹老板实在,下诏拜士燮为安远将军,封龙度亭侯。

打开三国的版图,魏国,蜀国都是自己打下的疆土,对于这两国的疆土变化,大致心里都很清楚,但于对于吴国疆土,知道孙策起江东,孙权夺荆州,然而对于吴国荆州以南,几乎占了吴国版图一半的疆土是怎么来的,这些疆土好像瞬间变出来的一样,没有见过像其他疆土那样争斗的细节,其实不然,这一切都因为一个人,解决了这一切。

本文由必赢娱乐登录网址发布于历史人物,转载请注明出处:雄踞州郡四十余年,天高天子远却不闹独的三国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