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必赢娱乐登录网址 > 历史人物 > 赛珍珠诞辰127周年,赛珍珠的作品

赛珍珠诞辰127周年,赛珍珠的作品

2019-09-22 18:28

赛珍珠原名珀尔·布克,是美国作家、人权和女权活动家,曾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赛珍珠出生不久后就跟着传教士的双亲来到中国,在这里待了近40年,而镇江则是她在中国的故乡,中文也是她的“第一语言”。赛珍珠著有《大地》《桥》《东风·西风》等作品,是唯一同时获得普利策奖和诺贝尔奖的女作家;她回到美国后也积极参与女权活动,以及亚洲与西方的文化理解与交流。1973年,赛珍珠逝世,享年81岁。人物生平图片 1赛珍珠 赛珍珠于1892年6月26日出生在弗吉尼亚州西部,4个月后,随传教士父母赛兆祥和卡洛琳来到中国。先后在镇江、宿州、南京、庐山等地生活和工作了近40年,其中在镇江生活了18年,她在镇江经历了她人生的早期岁月,因此她称镇江是她的“中国故乡”。她童年的大部分时光都在那里度过,首先学会了汉语和习惯了中国风俗,然后她母亲才教她英语。1900年因中国北方发生义和团运动,赛珍珠首次回到美国故乡。1902年重返中国镇江。1917年5月13日,与美国青年农学家约翰·洛辛·布克结婚。婚后迁居安徽宿州。 1921年下半年,赛珍珠随丈夫布克来到南京,受聘于美国教会所办的金陵大学(1952年并入南京大学),并住进了校内一幢单门独院的小楼。在赛珍珠和布克三、四十年代先后离开中国之前,一直居住在这里(即今平仓巷5号,南京大学北园赛珍珠故居)。布克是一位农学家,教授农业技术和农场管理的课程,创办了金大农业经济系并任系主任,因出版《中国农家经济》等书而被视为美国的中国问题专家。赛珍珠则在金陵大学外语系任教,并先后在国立中央大学等校兼职教授教育学、英文等课。她既要备课、批改作业,又要参与社会工作,会见中外各界人士,还要修剪家中花园的大片花草,忙得不亦乐乎。在举行孙中山奉安大典期间,赛珍珠即在家中腾出地方,让中国驻美大使施肇基博士和为孙中山遗体作防腐处理的泰勒博士住了进来。徐志摩、梅兰芳、胡适、林语堂、老舍等人都曾是她家的座上客。 赛珍珠于1922年在庐山牯岭开始尝试写作。1923年赛珍珠写出了处女作《也在中国》,此后便屡屡有作品发表。1925年,赛珍珠还写了短篇小说《一个中国女子的话》,讲了一对异族青年男女的罗曼故事,以“影射”她与徐志摩之间的恋情。而在另一篇短篇小说中,也有赛、徐恋情的影子,甚而小说中男主角最后死于空难的情形,竟与当年徐志摩在济南附近党家庄飞机失事的情形相吻合!赛珍珠在她的作品中,四处留“影”徐志摩,寄托着其心灵深处的难忘与不舍。 1927年春北伐军攻克南京时,社会失去了控制,对于许多外国人来说真是危机四伏,所以她沦落为“洋难民”,离开了南京。当1928年夏回到南京的家园时,尽管整座院落成了马厩和“公厕”,但她却在一个小壁橱里惊喜地翻出一个木箱。士兵和劫匪掠走了她的大半家产,却把这个木箱留了下来,箱中完好无损地放着她在母亲去世后为其写的《凯丽的传记》一书的手稿——这部手稿排成铅字时书名便改成了《异邦客》。赛珍珠继续创作,不久给美国的朋友戴维·劳埃德寄去了一篇曾经在杂志上发表的小说《一位中国女子说》,同时还附上了未曾发表的续篇,建议将两者合成一部长篇,书名定为《天国之风》。 不久赛珍珠的新作《王龙》又从南京金陵大学寄到了纽约庄台公司,沃尔什又热情地答应出版,只是觉得《王龙》之名很难为人接受,而书名应“扣人心弦,富有浪漫情调”,建议改用“大地”之类的名字。1931年春,装帧精美的《大地》(theGoodEarth)出版,好评如潮,销量飙升,《大地》一下子成了1931年和1932年全美最畅销的书。并且,很快就有了德文、法文、荷兰文、瑞典文、丹麦文、挪威文等译本。庄台公司也因此从一个负责累累的出版社一跃而成为纽约著名的出版公司。沃尔什与赛珍珠双方还愉快地订下并切实履行了这样的协议:赛珍珠写什么,他就出什么。所以赛珍珠后来写成的《大地三部曲》之《儿子们》、《分家》以及其他多种文学作品,都是由沃尔什的公司出版的。 赛珍珠1934年离开了中国,由于赛珍珠对中国农民生活史诗般的描述,真切而且取材丰富,以及她传记方面的杰作1938年荣获诺贝尔文学奖。1939年出版长篇小说《爱国者》、剧本《光明飞到中国》、散文集《中国的小说》,1940年获西弗吉尼亚州大学文学博士学位。出版儿童读物《儿童故事集》。1941年担任《亚洲》杂志助理编辑、编辑。创办自在沟通中西方文化的“东西方协会”,担任主席职务。1942年3月,应美国之音、英国BBC电台之邀,用汉语广播向中国介绍美国人民如何理解支持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不久,最后一次到中国,为支持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收集创作素材,深入进行宣传。1943年7月,邀请中美作家、学者到她在宾夕法尼亚州的寓所聚合,讨论中美关系。会后,就支持中国抗日等问题,向美国朝野发起声势较大的宣传。1946年辞去《亚洲》杂志编辑职务,专事写作。不久,《亚洲》杂志停刊。 1949年10月12日,“艾奇逊(DeanAche-son)国务卿在记者招待会上宣布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三项条件……由于中国新政府尚不符合这些标准,美国现在不能给予承认”。20世纪50年代,世界上两大阵营的对立与冷战割断了赛珍珠与新中国的联系。赛珍珠在美中对立、国共对立夹缝中异常矛盾。赛珍珠的《朋友之间》一书记载了她与菲律宾外交部长卡洛斯·P·罗慕洛的谈话,他们坦率地谈到美国人与亚洲人之间的冲突问题:美国政府想用美国式的价值观和标准来衡量和要求新中国的一举一动,这样就产生了矛盾,这些代表美国式的价值观和标准均起源于西方文化、历史背景,与中国的政治、历史、文化相距甚远。赛珍珠希望中国和美国能找到一种互相容纳的机制,但这两个国家却兵戎相见,中国进行抗美援朝战争和抗美援越战争。 1949年创办“欢迎之家”,帮助收养具有亚洲血统的美国弃儿。1964年获人类特殊贡献奖。创设赛珍珠基金会,旨在帮助美国军人在海外与亚洲妇女非婚所生弃儿。1972年尼克松总统宣布访华后,赛珍珠不顾年迈,同意主持美国国家广播公司专题节目“重新看中国”,积极准备重新访华,但是一位中国驻加拿大的外交官给她发来一份严酷的拒绝信函。1973年,她带着种种疑惑和遗憾离开了她的两个世界。赛珍珠给一位朋友信中曾写道:“我想我比其他任何人都做得多,我帮助美国人民了解和热爱中国人民。尽管我们目前和中国大陆互不往来,美国人民还是一如既往地关注着中国人民。” 1973年3月6日,赛珍珠逝世于佛蒙特州丹比城,骨灰安葬在宾夕法尼亚州费城郊区绿丘农庄,享年81岁。赛珍珠的作品图片 2赛珍珠 赛珍珠的作品有:《桥》《来吧,亲爱的》《命令与清晨》《东风·西风》《流亡者》《搏斗的天使》《群芳庭》《大地》《归心和其它故事》《匿花》《帝国女性》《北京来信》等。赛珍珠大地为何是禁书 《大地》是美国女作家赛珍珠创作的一部长篇小说。在《大地》里,作者以同情的笔触和白描的手法,塑造了一系列勤劳朴实的中国农民的形象,生动地描绘了他们的家庭生活,以饱蘸同情心的笔写出了“农民灵魂的几个侧面”。在小说出版的20世纪上半叶,这一作品,跨越了东西文化间的鸿沟,有力改变了不少西方读者眼中中国那种“历史悠久而又软弱落后的神秘国度”印象。 中国移居海外的作家拿到这种奖的作品,一般都是不被本土欢迎的例子有很多。而她这部作品不受欢迎可能是因为她本人目睹了太多中国旧社会的黑暗面,也因为外国人可以说是通过这本书才开始了解那是时代的中国的(“在赛珍珠之前从未有人在小说里描写中国”),因此对她书中的描写照单全收,于是……姨太太、迷信、腐败、昏庸、糜烂以及古怪。当然,这是外国人的评价,在我们自己看来,可能是把黑暗的一面深化,把光明的一面西化,让外国人比较容易接受——这也是必然的、正常的、生活所需的行为哪个地方的人类都能接受,但是信仰和风俗类的东西就很容易被异化进而妖魔化。赛珍珠为什么被拒签 1971年,“乒乓外交”突破性地将中美关系带进了一个新的阶段,接着亨利·基辛格秘密访华,尼克松表示美国准备与北京对话。1972年,赛珍珠曾希望能作为一名记者陪同尼克松出行,但是一位中国驻加拿大的外交官给她发来一份严酷的拒绝信函。 他这样写道:你的所有信件都及时收到了。考虑到长期以来你在作品中对新中国人民和领导人所持的歪曲、丑化和污蔑的态度,我授权通知你,我们不能接受你访问中国的申请。 在被中国拒签十个月之后,赛珍珠孤独地离开了人世。死亡也许是能够保持赛珍珠引以为自豪的那种“逆差”的唯一的方式:她在中国生活的时间长于她在美国生活的时间。人物评价图片 3赛珍珠 美国新闻名人海尔德·艾赛克斯(HAROLDISAACS)在他的杰作《我们里的烙印》一书讲到,他曾深入采访过的五十年代的美国政府、新闻、商界等要人们,都深受赛珍珠笔下刻画的中国人物的影响。尤其神奇的是,尽管经历过抗美援朝、越南战争和“文革”,美国百姓对中国人民的良好印象居然从来就没有改变过。这不得不归功于这位超前女性对中国的杰出贡献。 1932年,中译本《大地》在中国问世。《大地》受到许多人的好评。鲁迅也阅读了《大地》。1933年11月11日,《申报·自由谈》上发表了姚克《美国人心目中的中国》一文后,鲁迅致信姚克,说:“先生要作小说,我极赞成,中国的事情,总是中国人做来,才可以见真相,即如布克夫人,上海曾大欢迎,她亦自谓视中国如祖国,然而看她的作品,毕竟是一位生长中国的美国女教士的立场而已,所以她之称许《寄庐》,也无足怪,因为她所觉得的,还不过一点浮面的情形。只有我们做起来,方能留下一个真相。” 如果用艾勒克·博埃默对移民作家的分析来解释赛珍珠,“一个移民作家的杂交性确实是某种声音的解放,是打倒权威的一种手段,是把多种声音释放出来,冲断了独裁专制的枷锁。但是,这种杂交性说到底仍是一种审美手段,是各种主题之源”。赛珍珠一直处于两个世界的冲突之中,“两个世界之间隔着一堵墙”,她便萌发了让墙两边的人们能够相互沟通的愿望,她在文化上是“双焦透视”,自愿地做了打通这堵“墙”的使者,加强了中西之间的友好交流。

中文名:珀尔·布克

图片 4

外文名:Pearl S. Buck

作为一位书写中国的美国作家,把赛珍珠放在任何一边,都比较为难。在中国,赛珍珠因为没有在作品中明确批判帝国主义和资本主义,被指责为她认同中国被剥削压迫,其作品一度被禁止发行;在美国,她又长期被称为“共产主义分子”而受到排挤。赛珍珠因描写中国而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后,受到了来自大洋两岸作家的集体批评和质疑。

别 名:赛珍珠

图片 5

国 籍:美国

赛珍珠

出生地:西弗吉尼亚州

赛珍珠与中国:梦里不知身是客

出生日期:1892年6月26日

赛珍珠在中国生活了近40年,把中文称为第一语言,把镇江称为“中国故乡”,直到身着一袭中国风的旗袍去世,她依然还是那位“梦里不知身是客”的美国作家。

逝世日期:1973年3月6日

一直以来,都流传着一种说法,认为赛珍珠是仿效“赛金花”为自己取的中文名字,这种说法或许是一个误会。

职 业:作家

赛珍珠本名Pearl S·Buck,后面是丈夫的姓布克,中间的S是家族的姓。虽然“赛珍珠”和“赛金花”的名字组成有相似之处,但是从时间上来看,赵彩云在1894年才改名为“赛金花”,而1892年出生的赛珍珠,本名直译就是“珍珠”,所以,两人名字相似更像是一个巧合。即使是之后改名,作家身份的赛珍珠也未必愿意将自己的名字与“花船”出身的赛金花刻意联系到一起。

主要成就:1938年获诺贝尔文学奖

图片 6

普利策奖

赛珍珠纪念馆

代表作品:《大地》(The Good Earth)

1892年,年仅4个月的赛珍珠随父母来到中国。赛珍珠的父亲赛兆祥是美南长老会来华的着名传教士,从杭州经镇江抵达江苏北部,陆续开辟了宿迁、徐州、淮安等传教站,把美南长老会扎根在苏北城乡。

星 座:巨蟹座

赛珍珠掌握的第一门语言就是汉语,后来母亲才教他英语。赛珍珠随着父亲先后在镇江、宿州、南京、庐山等地生活、工作长达40年,其中在镇江就生活了18年,所以也就有了镇江是她“中国故乡”的说法。她在伦道夫-梅康女子学院任教的时候,其个人档案的籍贯一栏,赛珍珠填写的就是“中国镇江”。她曾经说过:“我一生到老,从童稚到少女到成年,都属于中国。”

赛珍珠——诺贝尔文学奖的获得者

赛珍珠(Pearl S. Buck,1892年6月26日-1973年3月6日),直译珀尔·巴克,美国作家、人权和女权活动家。出生4个月后即被身为传教士的双亲带到中国,在镇江度过了童年、少年,进入到青年时代,前后长达18年之久。赛珍珠在中国生活了近40年,她把中文称为“第一语言”,把镇江称为“中国故乡”。在镇江风车山上在她小时候就读过现在仍然存在的崇实女中内有她的故居。同时在南京大学鼓楼校区北园的西墙根下,矗立著一座三层的西式小洋楼。也是赛珍珠居住工作过的地方,作为以中文为母语的美国女作家,她曾在这里写下了描写中国农民生活的长篇小说《大地》(The Good Earth),1932年凭借其小说 ,获得普利策小说奖,并在1938年以此获得美国历史上第二个诺贝尔文学奖。1934年,赛珍珠告别了中国,回国定居。回国后她笔耕不缀,还积极参与美国人权和女权活动。1942年夫妇创办“东西方联合会”(East and West Association),致力于亚洲与西方的文化理解与交流。1973年5月6日她郁郁中去世于佛蒙特州的丹比(Danby Vermont)。

她也是唯一一个同时获得普利策奖和诺贝尔奖的女作家,也是目前作品流传语种最多的美国作家。

人物生平

赛珍珠于1892年6月26日出生在弗吉尼亚州西部,4个月后,随传教士父母赛兆祥和卡洛琳来到中国。先后在镇江、宿州、南京、庐山等地生活和工作了近40年,其中在镇江生活了18年,她在镇江经历了她人生的早期岁月,因此她称镇江是她的“中国故乡”。她童年的大部分时光都在那里度过,首先学会了汉语和习惯了中国风俗,然后她母亲才教她英语。1900年因中国北方发生义和团运动,赛珍珠首次回到美国故乡。1902年重返中国镇江。1917年5月13日,与美国青年农学家约翰·洛辛·布克结婚。婚后迁居安徽宿州。

1921年下半年,赛珍珠随丈夫布克来到南京,受聘于美国教会所办的金陵大学(1952年并入南京大学),并住进了校内一幢单门独院的小楼。在赛珍珠和布克三、四十年代先后离开中国之前,一直居住在这里(即今平仓巷5号,南京大学北园赛珍珠故居)。布克是一位农学家,教授农业技术和农场管理的课程,创办了金大农业经济系并任系主任,因出版《中国农家经济》等书而被视为美国的中国问题专家。赛珍珠则在金陵大学外语系任教,并先后在国立中央大学等校兼职教授教育学、英文等课。她既要备课、批改作业,又要参与社会工作,会见中外各界人士,还要修剪家中花园的大片花草,忙得不亦乐乎。在举行孙中山奉安大典期间,赛珍珠即在家中腾出地方,让中国驻美大使施肇基博士和为孙中山遗体作防腐处理的泰勒博士住了进来。徐志摩、梅兰芳、胡适、林语堂、老舍等人都曾是她家的座上客。

赛珍珠于1922年在庐山牯岭开始尝试写作。1923年赛珍珠写出了处女作《也在中国》,此后便屡屡有作品发表。1925年,赛珍珠还写了短篇小说《一个中国女子的话》,讲了一对异族青年男女的罗曼故事,以“影射”她与徐志摩之间的恋情。而在另一篇短篇小说中,也有赛、徐恋情的影子,甚而小说中男主角最后死于空难的情形,竟与当年徐志摩在济南附近党家庄飞机失事的情形相吻合!赛珍珠在她的作品中,四处留“影”徐志摩,寄托著其心灵深处的难忘与不舍。

1927年春北伐军攻克南京时,社会失去了控制,对于许多外国人来说真是危机四伏,所以她沦落为“洋难民”,离开了南京。当1928年夏回到南京的家园时,尽管整座院落成了马厩和“公厕”,但她却在一个小壁橱里惊喜地翻出一个木箱。士兵和劫匪掠走了她的大半家产,却把这个木箱留了下来,箱中完好无损地放着她在母亲去世后为其写的《凯丽的传记》一书的手稿——这部手稿排成铅字时书名便改成了《异邦客》。赛珍珠继续创作,不久给美国的朋友戴维·劳埃德寄去了一篇曾经在杂志上发表的小说《一位中国女子说》,同时还附上了未曾发表的续篇,建议将两者合成一部长篇,书名定为《天国之风》。

不久赛珍珠的新作《王龙》又从南京金陵大学寄到了纽约庄台公司,沃尔什又热情地答应出版,只是觉得《王龙》之名很难为人接受,而书名应“扣人心弦,富有浪漫情调”,建议改用“大地”之类的名字。1931年春,装帧精美的《大地》(theGoodEarth)出版,好评如潮,销量飙升,《大地》一下子成了1931年和1932年全美最畅销的书。并且,很快就有了德文、法文、荷兰文、瑞典文、丹麦文、挪威文等译本。庄台公司也因此从一个负责累累的出版社一跃而成为纽约著名的出版公司。沃尔什与赛珍珠双方还愉快地订下并切实履行了这样的协议:赛珍珠写什么,他就出什么。所以赛珍珠后来写成的《大地三部曲》之《儿子们》、《分家》以及其他多种文学作品,都是由沃尔什的公司出版的。

赛珍珠1934年离开了中国,由于赛珍珠对中国农民生活史诗般的描述,真切而且取材丰富,以及她传记方面的杰作1938年荣获诺贝尔文学奖。1939年出版长篇小说《爱国者》、剧本《光明飞到中国》、散文集《中国的小说》,1940年获西弗吉尼亚州大学文学博士学位。出版儿童读物《儿童故事集》。1941年担任《亚洲》杂志助理编辑、编辑。创办自在沟通中西方文化的“东西方协会”,担任主席职务。1942年3月,应美国之音、英国BBC电台之邀,用汉语广播向中国介绍美国人民如何理解支持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不久,最后一次到中国,为支持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收集创作素材,深入进行宣传。1943年7月,邀请中美作家、学者到她在宾夕法尼亚州的寓所聚合,讨论中美关系。会后,就支持中国抗日等问题,向美国朝野发起声势较大的宣传。1946年辞去《亚洲》杂志编辑职务,专事写作。不久,《亚洲》杂志停刊。

1949年10月12日,“艾奇逊(DeanAche-son)国务卿在记者招待会上宣布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三项条件……由于中国新政府尚不符合这些标准,美国现在不能给予承认”。20世纪50年代,世界上两大阵营的对立与冷战割断了赛珍珠与新中国的联系。赛珍珠在美中对立、国共对立夹缝中异常矛盾。赛珍珠的《朋友之间》一书记载了她与菲律宾外交部长卡洛斯·P·罗慕洛的谈话,他们坦率地谈到美国人与亚洲人之间的冲突问题:美国政府想用美国式的价值观和标准来衡量和要求新中国的一举一动,这样就产生了矛盾,这些代表美国式的价值观和标准均起源于西方文化、历史背景,与中国的政治、历史、文化相距甚远。赛珍珠希望中国和美国能找到一种互相容纳的机制,但这两个国家却兵戎相见,中国进行抗美援朝战争和抗美援越战争。

1949年创办“欢迎之家”,帮助收养具有亚洲血统的美国弃儿。1964年获人类特殊贡献奖。创设赛珍珠基金会,旨在帮助美国军人在海外与亚洲妇女非婚所生弃儿。1972年尼克松总统宣布访华后,赛珍珠不顾年迈,同意主持美国国家广播公司专题节目“重新看中国”,积极准备重新访华,但是一位中国驻加拿大的外交官给她发来一份严酷的拒绝信函。1973年,她带着种种疑惑和遗憾离开了她的两个世界。赛珍珠给一位朋友信中曾写道:“我想我比其他任何人都做得多,我帮助美国人民了解和热爱中国人民。尽管我们目前和中国大陆互不往来,美国人民还是一如既往地关注著中国人民。”

1973年3月6日,赛珍珠逝世于佛蒙特州丹比城,骨灰安葬在宾夕法尼亚州费城郊区绿丘农庄,享年81岁。

1921年,返回美国1年的赛珍珠,在结婚之后随丈夫布克来到南京,成为当时金陵大学的外语系教师。因其渊博的学识和过人的口才,赛珍珠旁征博引的英文课常被学生以“海阔天空,离题万里”为由告到校长室。

由于金陵大学当时是由美国教会主办,纽约传教董事会要求赛珍珠在开设的宗教课上“正规地传授神学”,但遭到赛珍珠的拒绝:“对在课堂上传授宗教知识的整套方法,我深表不满。”

她认为,和正规的宗教课相比,在教育学课上传授宗教知识则更胜一筹,“空谈无益,基督徒应该给中国人提供实实在在的服务,譬如教育、医疗和卫生”。最后因意见分歧愤而辞去宗教课教职。任教之余,赛珍珠还参与社会活动,会见中外各界人士,徐志摩、梅兰芳、胡适、林语堂、老舍等人都曾是她的座上客。

1922年,30岁的赛珍珠开始文学创作。次年,发表了处女作《也在中国》。两年后,赛珍珠发表了短篇小说《一个中国女子的话》。据考证,这部短篇小说是影射赛珍珠和徐志摩之间的恋情。就在《异邦客》和《天国之风》发表后,赛珍珠于1931年经历了无数次的退稿挫折,长篇小说《大地》被一家濒临破产的出版公司接手出版。这部小说给他带来了诺贝尔文学奖的巨大荣耀,同时也受到来自中国和美国文学界的集体鄙夷。

图片 7

赛珍珠英文版《大地》

在出版之前,《大地》原名为《王龙》。出版方认为,这个书名难以让人接受,应该取一个“扣人心弦,富有浪漫情调”的名字,建议改用《大地》。1931年,《大地》出版即好评如潮,跻身1931年和1932年全美最畅销书籍,之后被译为德文、法文、荷兰文、瑞典文、丹麦文、挪威文等多国文字在全球发行。

赛珍珠的《大地》拯救了这家濒临破产的出版公司后,双方还签订了这样一个协议:赛珍珠写什么,他们就出什么。赛珍珠后来的《儿子们》、《分家》及其他文学作品全都由这家出版公司负责。

赛珍珠与诺奖:被中美两国作家集体批判

1938年12月12日,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诺贝尔文学奖颁奖大会会场。

46岁的赛珍珠从瑞典国王手中接过诺贝尔文学奖奖章。和赛珍珠同时参与此次诺奖评选的 30多名候选人中,有英国小说家赫胥黎,有意大利哲学家及历史学家克罗齐,还有三位在后来获得诺奖的芬兰作家西兰帕、丹麦作家约翰尼斯·延森以及德国作家黑塞。

图片 8

赛珍珠领取诺贝尔文学奖

赛珍珠的名字由四位瑞典文学院院士提出来并成功获奖后,引来无数非议。首先就是来自美国文学界的不满。

美国诗人罗伯特·福斯特曾说:“如果她都能得到诺贝尔文学奖,那么每个人得奖都不该成为问题。”威廉·福克纳更为刻薄,直言自己宁愿不拿诺贝尔文学奖,也不屑与赛珍珠为伍。不过,在11年后的1949年,当福克纳在斯德哥尔摩接过诺贝尔文学奖奖章的时候,不知道对与赛珍珠为伍有什么感想。

赛珍珠凭借《大地》及《儿子们》、《分家》组成的“大地三部曲”,和《异邦客》、《东风·西风》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其中《大地》还于1932年获得了普利策小说奖。可以说,她是唯一一个同时获得普利策奖和诺贝尔奖的女作家。

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1970年的统计资料,赛珍珠的《大地》英文版共印行了70余版次,印刷数百万册;而其它描写中国的作品被译成145种文字,位居被译成外文的美国作家之首。

诺贝尔颁奖委员认为,赛珍珠的作品使人类的同情心越过种族的遥远距离,并对人类的理想典型作了伟大而高贵的艺术上的呈现,“对中国农民生活进行了丰富与真实的史诗般描述,且在传记方面有杰出作品”。但是,中国作家不仅没有买账,反而形成了集体声讨批判的声势,从鲁迅到巴金,从茅盾到胡风,没有得到一位作家的认可。

1932年,《大地》中译本发行,鲁迅读过这部小说后,在致翻译家姚克的信中说,“她亦自谓视中国如祖国,然而看她的作品,毕竟是一位生长中国的美国女教士的立场而已,……她所觉得的,还不过一点浮面的情形。只有我们做起来,方能留下一个真相。”

1935年9月20日,茅盾在《给西方的被压迫大众》中认为,赛珍珠自以为站在没有偏见的客观立场写出的《大地》,实际上是源于她的“经验”,并不了解现代中国农民的真正的痛苦和要求,“《大地》里的农民生活描写,是有很大的歪曲的”,“正在英勇地担负起历史任务的现代中国农民,和《大地》中的主人公没有一丝一毫相像的!”

对赛珍珠的《大地》持反对态度的,还有胡风和巴金。胡风认为《大地》的内容“是被一个略带架空色彩的故事贯穿着的”,不能揭示中国农民悲剧命运的根由,忽略了中国与帝国主义间的矛盾,而去美化外国人。巴金则在《鲁迅风》上直言“我从来对赛珍珠没有好感……她得了诺贝尔奖金以后还是原来的赛珍珠。”

虽然赛珍珠受到了来自中国作家的集体批评,但是他也曾与多名中国作家交好。比如,徐志摩、老舍、以及后来因版权费之争而分道扬镳的林语堂。

赛珍珠与中国作家:与徐志摩传恋情,和林语堂因利绝交

赛珍珠和徐志摩之间,一直被传两人曾有恋情。根据《赛珍珠:一个内心充满矛盾的女人》一书称,婚后感情不合的赛珍珠为了报复丈夫,曾在1924年找了一个中国情人,也就是徐志摩,两人关系持续到1928年。

图片 9

《赛珍珠:一个内心充满矛盾的女人》

赛珍珠的短篇小说《一个中国女子的话》讲的是一对异族青年男女的浪漫爱情故事,被人考证其故事情节是影射赛珍珠和徐志摩之间的恋情。在赛珍珠的另一篇小说中,男主角最后死于空难,则被人解读为是在影射徐志摩飞机失事。

赛珍珠在自己的作品中四处留“影”徐志摩,难免不会让人误解为两人之间关系的非同寻常。但细究起来,赛珍珠与徐志摩所谓的“恋情”其实经不起推敲。

从时间上来看,1924年至1926年的徐志摩正和陆小曼打得火热,其间能和赛珍珠保持情人关系到1928年并不现实。而且,赛珍珠在1924年曾和丈夫布克回美国考取研究生,两人接触的时间和机会并不多。赛珍珠和徐志摩之间,未必就像传言中所说的那种暧昧关系。

1946年,美国邀请老舍访问,之后老舍在美国旅居了将近4年。在此期间,老舍曾多次应邀到赛珍珠的庄园做客。在赛珍珠的帮助下,老舍于1948年6月底完成了《四世同堂》的终曲《饥荒》。

《四世同堂》完成后,美国出版商希望能发行英文版,于是找到了艾达·普鲁伊特,两人合作翻译。在翻译过程中,由老舍负责朗读,普鲁伊特负责翻译。翻译完前10章文稿后,老舍将其邮寄给赛珍珠鉴定翻译质量。得到赛珍珠的肯定后,两人继续完成了后续翻译工作。

在赛珍珠的帮助下,《四世同堂》以《The Yellow Storm》即《黄色风暴》的名字于1951年公开出版。甫一发行就被誉为“好评最多的小说之一,也是美国同一时期所出版的最优秀的小说之一”。

老舍赴美之前,其代表作《骆驼祥子》的英文版就已在美国出版。到了美国之后,老舍发现该书译者既没有忠实于原着,还在版税上克扣了自己应得的利益。于是赛珍珠帮助老舍介绍新的文学代理人,还帮他打了这场官司。

赛珍珠曾长期是林语堂的出版人,两人之间曾有密切的合作关系,林语堂对她的评价也颇高:“吾由白克夫人(注:通译为布克夫人,即赛珍珠)小说,知其细腻,由白克夫人之批评,知其伟大。”

图片 10

林语堂

1934年的林语堂,是他人生中的灰暗阶段。他主持的杂志《人间世》面临严重亏损,靠胡适自掏腰包完成了留学,回国后却投向与胡适对立的鲁迅“语丝派”,后来又与鲁迅绝交。

四面楚歌之中,林语堂在一次饭局中认识了赛珍珠。结束时,赛珍珠说:“各位如有新作,我可以做介绍人,在美国刊行。”林语堂当晚就把自己在英文报纸上发表的几百篇短评整理出来,送到了赛珍珠下榻的酒店,因此就有了《吾国与吾民》的出版。这部作品一共得到了3万美元的版税,而林语堂拿到了6000美元。

从跻身世界文坛的起点之作《吾国吾民》,到《生活的艺术》、《京华烟云》、《风声鹤唳》等12部着作,都是由赛珍珠出版,两人的合作关系十分密切。后来,林语堂发现本应抽取10%的海外版及翻译版版税,被赛珍珠按50%抽取,又因发明打字机告贷向赛珍珠借款未果,双方的合作关系由此终止,还一度对簿公堂。

1954年,林语堂前往新加坡出任南洋大学校长。离美前,他在纽约向赛珍珠夫妇辞行,而对方居然置之不理。这时的林语堂意识到他们之间已情断义尽,决定就此绝交。

图片 11

赛珍珠墓碑

1973年3月6日,享年81岁的赛珍珠逝世,被葬在一棵白蜡树下,安葬时身着一件中国丝绸旗袍,墓碑上只镌刻了“赛珍珠”三个她亲笔写的中文篆字,算是这位“梦里不知身是客”的美国作家对自己身份的最后定位。

:此为腾讯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本文由必赢娱乐登录网址发布于历史人物,转载请注明出处:赛珍珠诞辰127周年,赛珍珠的作品

关键词: